忍者ブログ
HOME Admin Write

浮水須遥

すべてがわが手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今天起江宁路桥开始封桥重建,下次见,就是全然不同的新桥了(叹气)
今天给爸爸买了贺生的蛋糕=3=长命百岁的活下去吧爸爸

琴赤
爸爸生日快乐
 
满速急驰
直到半分钟前还是按照计划平稳执行的,当然越是顺利越是有问题,这行做多了多少有了点野兽般的直觉,琴酒吐掉叼在嘴里一直没有点燃的香烟,利落提起手里几乎只是摆设的ak-47,奔向另外的埋伏点。
虽然的确是收到boss的命令来打劫两个不良组织的不良交易,花了大把钞票买到的情报让琴酒不得不在凌晨三点埋伏在这个不显眼的港口盯梢仅仅只一船的非法交易,对比一船的(屏蔽)神经催眠药品,boss想要的应该是那个当作附送的浓缩铀保温箱,对于只是当搬运工作的两个组织来说,这罐高纯度的物质只是个危险的麻烦包裹而已。
他本来差不多都成功了,红外的望远镜下,两个组织互不对盘的交易充满了猜疑和不安,双方的首领都簇拥在帮派的人群里,派了手下做代理,琴酒从心底不屑这种不上台面的作为。流程确认交易完毕,琴酒在双方最松懈的一刻秒了其中一位首领,那边瞬时乱成一堆,枪声叫声不绝,然后他只要坐收渔翁之利……然后坏事的来了。
“FBI,交枪不杀!”这样的台词简直就蠢毙了。琴酒连吐槽的话都哽在喉咙里上下不得,他专用的内线情人没说今天条子来的!
狙击枪早被他踹到远处,他换到视野更开阔的位置小心埋伏,对面已经开始了三派混战,或者很快就变成被第三方虐杀什么的,再接着就是第三方战场打扫……他预计着这次计划失败的几率,心情越来越坏,回去更正他的情报网的事被他甩到了脑后。
提着冲锋枪全身弹药满腔热血的冲去一骑当千达成任务的想法让琴酒一身恶寒,他需要快速想出解决之道,更何况他还得在FBI的全场搜捕中逃出生天。也许这个不是很难?只是在他潜心思考对策之时,有两个帮派成员狼狈不已的逃向琴酒藏身的位置。可他还还来不及架好姿势,那两个可怜的家伙就被从身后来的子弹打飞了意识。
琴酒看了看,一人一颗子弹喂进右肺,痛晕成一团还时不时抽搐几下。十分钟内他再次想翻白眼,那么小心眼那么记仇(?)那么中二的那谁难道就是当年他看中的RYE吗,他是哪里穿越来的吧。
“哟。”赤井秀一笑意满满的登场,甩着枪花硬坳了个帅气破表的pose,轻松惬意的向琴酒打招呼,努力弥补十几行下来都没捞得出场的份,完全不介意成为哪颗不长眼子弹的目标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就那么扎眼呢。
琴酒向对方点点头,简单一句“谢了”要让他说出口有些难度。等那人一起猫进琴酒躲子弹的掩体后,他才开始对着秀一吼:“谁让FBI来的?!”至少他保持了些风度忍了几秒钟的怒气不是么。
秀一对着琴酒的怒气如沐春风,耸耸肩,“你什么时候看到FBI说不给来就不来的。”他选好位置坐在琴酒身边,近贴背后的混凝土实在有些冷,不适合他依旧在恢复期的肺。
琴酒哼了一声,换了个话题:“他们在哪边?”
“6点钟方向。”
“……你穿过整个混战区过来的?”琴酒朝着视线被阻的后方看了眼。
“啊,再怎么说我现在还是后勤组的,那种热血般的提着ak-47冲锋陷阵又不是我的任务,”秀一似乎意有所指的短暂停顿,然后笑了笑,“而且,我的任务不是在这里么?”
“后勤组?”琴酒撇了撇嘴,“刚才是谁冲过枪林弹雨(当然我不承认有那么激烈)来见我的。”
“嘿嘿,”秀一笑的很得意,自从回归FBI以来他基本被资料埋个半死,即使他不是那么热爱这火爆拉风的警匪片般的场面,也强过看瞎眼的白纸黑字好几倍。“我们在这里的理由和你一样,既然那个小痞子不怕死的把内幕情报卖给你,当然也会不想活的卖给警方,对他来说就是养活下半辈子的大买卖,另外说,他已经申请了举报人保护,你还是别想着打他主意的事了。”
琴酒甚是不爽的歪过上身,更贴近了本来就坐在他身边的秀一,“那么,为了平息我的不爽,干掉几个FBI什么的你不介意吧?”
“随便你,只要你有胆子扔下boss给你的活计,当然你要是真的能在防弹头盔和立领防弹背心中间那个细小的缝隙里打中那些菜鸟纤细的脖子的话,也许你可以乘机练练你那得意的狙击。”
“菜鸟?你想告诉我FBI硬是抢了警局的生意只是为了培养这些新兵?”
“……”
“明摆着是来给你练手回去老本职的。”
“我真是一围观的打酱油的写他们的测试报告的还有镇场的……”秀一无辜的举起他起誓用的手。“好吧,我也承认局里让我来时我没拒绝,因为你说今天这场你自己一个人干。”
“后面那条算什么理由。”
“就是你一定会需要我的意思。”
“哼,”琴酒不屑的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这样好么,其实你今天是要带队的吧,肺部的伤并没有养好,还听话的跟什么似的,出来了的结果就把那票菜鸟扔在子弹堆里,一个人突击到FBI的敌人这里帮着办那些犯罪的勾当。”
“你在担心我么,”秀一笑着伸手放在琴酒握住贝雷塔的左手。
“不会比来叶那次更加担心了。”长久的沉默后琴酒破天荒的回答了这个秀一只是轻松出口的连问句都称不上的调侃。
“是么,但,那次也是让我真正有所改变的转折。一些东西真的在我身体里死掉了,责任,枷锁,也许还有正义和别的更加宝贵的东西……”他疲倦的歪了脑袋,正好搁到情人的肩上。“我想,那次的确是真正关于正义和邪恶的较量,伸张正义的那个我败在你的手上——别对我说我们的计划——那个时候真的别无选择,所以那些属于光明的东西就永远的死在了那里,但是同时,重生的我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世界,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依旧无法把枪口对准你,轻伤是种情趣,但是伤害你会让我感到心的疼痛。”
“不会再有了,”琴酒干巴巴的打断了对方突如其来的告白。
“什么?”
“不会再有这样的危险出现在你的身边了,”琴酒放松手中的武器,翻转掌心,回握住对方虚位的手,紧紧抓住不放开,“即便提前是要提前泄露我们的计划,我也不会让你,让我们再次面对两难的境地,让我什么都不能干的看着任何人对你举起枪,把你射成蜂窝。”琴酒的誓言如此郑重,在枪声不断的背景下清晰得无法无视其中的承诺,仿佛把性命交付一般,琴酒把保护的誓言和珍爱的心变成握在手心的温暖,缓慢传递给那个早已感到疲惫的男人。
“谢谢……”秀一抬起头,对着他所选择的男人笑了笑,他心情无端的好,“虽然现在气氛好的适合我们来场野战……但是我觉得外面都打的差不多了|||||”
文艺青年琴酒瞬间洗去一脸文艺,抽着嘴角,“我真心不知道你原来还是FBI派来搅事的。”
“诶诶,当然是来帮你的。”他用空闲的手示意琴酒留在地上的枪,用力握住对方的手把人拉起,“来吧,约会时间结束,让我们干活吧。”他给了琴酒一个志在必得的坏笑,转身冲了出去,很快,琴酒也没有犹豫的冲向另外的方向,那边,有那条交易的船。
后来的事就象流水线一样顺序进行,完全没有一点浪漫或者文艺的气息。
赤井秀一冲回乱战的阵地,重新开启无线电,重新集合了突击纵队,领着那帮新兵抓住来不及逃脱的帮派份子,在手下把另外一个首领带好秀一面前时,他露出诡计得逞的笑容,5分钟了,他如是想到。
他给了琴酒5分钟去船里挖他需要的东西,期间他把所有队员的视线和队列都排在交易船的死角,现在他可以给FBI找出点不伤大雅的战利品了。他装模做样的找到那条船,在被俘首领的惊吓声中冲了上去,然后,和正好从里面冲出来的琴酒撞到一起,他痉挛控制想骂人的嘴和想揍人的手一个反手把人推下水,在后面跟上的队员疑惑的问什么掉水里时灿烂的回复到,“一个备用发动机。”
他从已经被开启的保险箱里随意取出一只箱子,他开始同情琴酒,一个保险箱,12个一模一样的箱子,他找东西大概找的发疯了吧。
他领着箱子出来打算再给琴酒争取点游水跑路的时间,他谨慎的让手下退了下来,而当帮派的首领看到他手中的箱子时爆发了可怕的站立,他嚎了一些听不懂的句子然后硬是枪过身边警员的机枪对着穿扫射过去,秀一呆了呆拦着想冲去船上抢证据的手下,看着射中发动机油箱的交易船爆炸起火,辐射的冲击波让周遭的人全部趴到了地上,一个疯子啊,要不是知道里面易爆品被琴酒拿走,大概现在大家都要去见上帝了吧,琴酒啊,你这次真的是FBI的救星,虽然无法告诉任何人不过我会一直记在心里的就是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游上岸……秀一有的没的想了个遍,总算记起这事还是得他处理善后,他摇了摇有些耳鸣的耳朵,示意手下的人把那个被一手刀砍晕的肇事份子塞进警车,把唯一的物证交到手下手里,给了顶手上司打去堪比催命call一样用心险恶的电话。干完这一切,他默默看着那燃烧的愈加凶猛的火势,消防车的声音由远及近,转身钻回自己的警车。
 
4小时后
他坐在局里正无聊,闲不住了给聚了不足10分钟,分别的时候还给人洗了个冷水浴的情人,他拨了对方的电话
 
honey,怎么样?
冷死了,你还有胆子打电话来
谁知道你那么慢,我后面可跟着俩娃呢,看到了你和我就死定了。
哼,你也见到里面那德行了,那是5分钟搞的定的活么!
哦怎样?
一件好事一件坏事
……你该不是要问你“你想先听哪件”吧|||||||||
= =+谁会那么无聊啊!
……好吧我
保险箱里有13只箱子,12箱是(屏蔽掉的)精神迷药,另外一箱是金沙。我听到你来了,只好拿走最后一只金沙冲出来。
那个老狐狸没有那个货?
有的,他把那管比注射筒大不了多少的保温试管放在金沙里了。
……
但是数量比我之前听到的情报要少得多。
……呃,我们这边会写除了一箱非法药物外,别的都被主犯烧掉了这样
我想知道问题是不是出在情报上。
好的好的,我也会盯着那边的。
你在善后?
差不多,太麻烦的扔给上司去了。
辛苦一晚上,我们的战利品居然只有40ml浓缩铀和一箱子12公斤的金沙|||||||||
嘿,你可以把它扔掉我们挖的那个中东石油坑里,下次就有的有趣的玩了呢
你还是想着把自己养好吧。洗澡,挂了。
 
 
end
这下是完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门廊入口

这就是门廊(默念)

宫主/瑞穆AT
血型/0(念蛋)
人生目标是淑女


YUUSO在萌(重音)

☆☆☆☆☆☆☆☆☆
§沉默多年已经完全见不出原本属性
§应该是个家族控
§应该是个声优控
§应该是个游戏控
§应该是个历史控
§应该是个宝冢控
§绝对是个败类-。-


家族成员列队
父亲/池田秀一
儿子/SPHIROTH/萨菲罗斯
宠物/MERO儿子/宇宙英雄泰罗
正宫/张郃
东宫/宇智波鼬
西宫/留给那位还没死的哥哥

宠爱兄长无数
衍生父亲许多
他们都是受……

☆☆☆☆☆☆☆☆☆
神样
李世民
织田信长
盐泽兼人
反正都是死人

绘神
KASUMI
ねーぽん
千鳥ぺこ

戳心戳肺的爱人
马场扯扯
鲇桑
神奈桑
(三连星纵队三倍速出击)

☆☆☆☆☆☆☆☆☆
那些扔不下的旧爱
GILBERTXREY(逆可)
YARKXATHRUN(逆可)
ATOBEXOSHITARI
DANTEXVIRGE
NIOXYAGYU
织田信长X明智光秀(逆可)
石田三成X曹丕
戴·古X克莉斯丁·V
郭嘉X荀彧
夏侯妙才X张儁乂


☆☆☆☆☆☆☆☆☆
那些挡不住的新欢
VENCENTXSEPHIROTH
琴酒X赤井秀一(逆可)
MEGATRONXCONVOY(日系指定,逆可)
XANXUSXSQUALO(逆可)
云雀恭弥X六道骸(逆可)
枢木スザク×ルルーシュ
褚士朗·泰坦尼亚X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逆可)
アムロXシャア
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
宫主神经脆弱
雷点高又低着
萌点多又少着
RP燃又烧着

最近在控真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女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GL这究竟是怎样啊啊啊!


严禁无断转载哦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CM

[01/13 hitomi]
[01/13 w]
[12/29 hitomi]
[03/25 hitomi]
[03/25 AT]

按手印处


围那个脖


镇宅之宝


随时大字报


Copyright ©  -- 浮水須遥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押し花とアイコン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