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HOME Admin Write

浮水須遥

すべてがわが手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话说我多久没更新了|||||||虽然我承认10月份在拼命修罗……但是这样放置play对自己的blog实在不好,我反省了我忏悔了的我更正错误了

虽然在放文之前我应该补起我那些修罗期欠下的nos的repo……不过,西皮奶的放空让我对本子的饥渴上升到新的高度,不得不自行填补某些沟壑一般的空洞|||||||

然,我很少修改已经起好名字的文……但是我改了这次……琴赤……我本来以为我不会再写这个西皮,果然人说的话不能信,就算自己说的也不能信

本来能顺利进度的文可能要因为一个跨不过去的原因搁置起来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面对新版的间之楔……我实在没有办法面对冷艳逼世却又万万不能在我面前开口的iason……麻痹我要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简直差的不能再差了,完全对不起凌晨时还因为时光失措的he结局带给我的欢乐和治愈……
比当年石田彰更快的粉转黑啊,大佐阁下……
好吧好吧,我会记得更文,爸爸是我的治愈我的良药

在俺等着为了无敌的爹爬墙爬西皮的时间段里又脑残又鸡血了……
透君完全无法满足我对正太升总攻的要求嘛|||||||||||算了也许人家还在养成中
……龟毛的缩回来……缺本啊(万恶的西皮奶)……饥渴难耐(躺倒)
 
 
从日暮到拂晓
 
秀一见到他的老相好时差点翻了手里的咖啡杯,把他在露天咖啡吧花了一下午培养出的悲情文艺青年的气氛破坏怠尽。
早在考虑是否适合把自身暴露在危险之前,身体已经条件反射的做出行动,他完全不想用什么词来形容对方走在休闲广场时的放松神态,只是算好琴酒的步伐出其不意的把人劫持到最近的拐角小路,他拉着无意抵抗的男人愤恨的想着对方是否在帽子下面露出狡诈的微笑,默默感受自己那开始上升并有破表趋势的愤怒,走过七拐八弯的窄巷,停在一扇不起眼的安全通道门前,打开门,秀一把琴酒和自己一起关了进去。
走下一层楼梯后是一块广大的地下车库,这是这所高档小区贯通地下的私人车库,秀一爱死了这里因为那扇没有监控探头的安全通道。他的车停的离安全通道很近,远远的在摄像头的监视范围之外。他扔下帽子露过一张经过酝酿的生气的脸:“混蛋,我在休假!”他的反侦科目一向是警校的标准模版,就是今天漏洞到惨不忍睹,他甚至懒的多找些伪像迷惑他的敌人。
对方不甚在意的哼了声,“你的失踪假休起来真是没完没了。”事实是赤井秀一目前在FBI的官方说辞是MIA,行方不明,隐射的唯一意思就是任务阵亡。当然,下手的就是眼前从头到脚一身黑的黑帮头头。
秀一没对琴酒的说辞回击过去,他把相好标志性的长披风和黑色的礼帽收起来扔在车后座,看了眼失去黑色遮挡,明亮到显眼的银色长发,显然他对琴酒竟然会安分的把显眼的头发收进风衣表示着收敛的惊讶,伸手拉着人走去住处的电梯。
 
正如本人所说,秀一会去晒一下午的太阳并不是为了和某人接头,遇到被人追踪的琴酒纯属意外,电梯在离他们20层楼的高度上慢慢下降,他想了想问起身边的男人,“你被谁跟踪了?”他见过2个便衣一直在丸井商场门口晃悠,其中一个特别眼熟,却不觉得他们针对的是琴酒。
“真田组的,前几天为了份资料稍微找了一下他们麻烦。”琴酒很是轻描淡写,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对秀一笑了笑,“是不是他们见不得光的活计被四眼们抓到苗头了?”
秀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搜查四科啊,那个特别眼熟的家伙就是曾经被警视厅拉来帮忙的那个谁……
那么想来还真是他自己太紧张了么,秀一不由得更加凶狠的翻起白眼,琴酒做的是分明就是把那个不知好歹的小番组往条子们的眼线前送,他还是过于紧张的把人从那些个纷繁的不知黄雀螳螂蝉的角逐里拉了出来。于是,他现在要担心一下自己是不是快暴露身份了,是不是快要哀叹他自从来叶山道潜伏的很好的日子走到了尽头呢?
 
好了,有什么可以回了住处再说,他默默暗示自己,哀叹自己的不幸也可以摆后再议。他拉近琴酒进入电梯,角度完全的挡住摄像头窥视的视线,琴酒的身体紧贴着他,看起来就是象一对过分亲密的情侣之间分享过分亲密的东西。
琴酒轻笑时胸腔的鼓动透过紧贴的身体触动了秀一敏感的神经,他不满的抬头,“你笑什么?”
“关于你突然冲出来拉我走的动机,我稍微做了一下分析……”
“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那么,你有什么要辩解的?”
“没有,到是你是不是应该辩解一下明明可以交给手下办的事却自己动手的好理由?”
“有啊,想你了。”
啧,秀一不屑的从鼻腔里喷出愤怒的呼气,按下顶楼的按扭。
短暂的失重后,电梯开始匀速上升。
他们决定给那个看起来很适合的亲吻的假象来点真实的成分,于是,一张不安分的嘴贴上另外一个不安分的嘴。
不得不说,摄像头没有录音设备真是太糟了。
 
给这段诡异的关系做个解释的话大概只有狼狈为奸这个经典的说辞比较贴切。
沉溺在琴酒因为心情好而愈发腻歪的亲吻里,秀一对彼此的关系做了如此总结。究竟原本只是一个单纯的无间道的故事怎么会演变成一个八点言情剧?大概在见到琴酒的最初就预示着无法抗拒着的结局吧。
秀一深信他对琴酒的感觉来自突然的一见钟情和长久酝酿出的深厚依恋,那夹杂着缓慢释出芳香的灼热情感一直在他身体的深处慢慢变质,等他宛如慢动作般盯着鲜血从琴酒身体上飞溅出来时,那可以称为突如其来的感情也好象火山一般在他心口爆发出来,他发现了属于自己心里的秘密和渴望,然后绝望的发现他已经拦不下自己和漫溢出来的陌生感情。他在琴酒因为药物睡死在床上的第一个夜晚望着他的脸发呆,在琴酒清醒着的第二个晚上把他拐上床,意外的得到对方同样热切的回应。这真TMD棒,他无法停止自己这样想。放纵的后果就是第三天他们两个一起躺在床上起不来,最后为了防止第四更加严重的状况,琴酒把依旧腰痛的男人踢下床。
即使腰痛得他龇牙咧嘴秀一依旧觉得他的确捡到了一个大便宜,当然琴酒是不是也在同一个地方想着一样的事的情况完全就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外。
他们快速的适应了新的关系,即使秀一依旧对他他的情人保留了不少秘密,这是需要他愈加权衡的重要机密,但是这样不上不下的情况终结在另外一场糟糕的任务里,他混杂了无奈和愤恨的绿眼睛狠狠的盯着远方预示着不详的黑烟,自己和琴酒身上糟糕透顶的状况让他的愤怒简直到达他生命岁月里加起来的总和,他对自己说他受够了这些,然后恶狠狠的扭头,对靠在他身边的琴酒说,“劳资受够了,我要私奔。”如果这话出自年龄只有自己一半的十世代嘴里琴酒会有超过一打的恶毒台词打击过去,可是,那个赤井秀一带着深深的疲倦这样对他说的时候,他竟然破天荒的动摇了,那简直如一份摆在困顿在沙漠里的旅人面前的琼浆玉液般充满了致命的诱惑,他无法说明那一瞬间在胸口盘踞着的沉重空气是什么,忍着用同样疯狂的声音答应对方无法无天的要求,他拉过那个黑色的脑袋重重的亲吻对方开裂的嘴唇。最后,带着满嘴铁锈的腥味他被秀一用力的推开,松石绿的眼睛流露出十多天来最闪耀的光泽,“我希望口腔溃疡不会传染!”他用力吼了过去,秀一觉得这是自那次孤注一掷的上床以来最可怕的赌博。
但是,就现在看来,那也仅仅是他们疯狂又可怕的计划的开始罢了。当他真的开始认真把私奔这件事摆在所有要务之后,他们的危险度就好像过山车一次次冲过危险和刺激的零界,秀一甚至觉得他最近的几年差不多要耗尽他一辈子的惊险了。
但是他们真的做了,从那个恶心的任务回来以后,秀一把他毕生最大的秘密连同自己的生命一起交给了一个在7个月前还是敌人还是目标还是任务的男人手里,更可怕的是对方还平淡无奇的接受下来,仅仅是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来实在是让忍受了多日精神压迫的男人爆发出可怕的怨气来。他头脑发涨的宣称了一些广大的教义,现在的他记不起那些确切的内容,只知道那很快也触及了琴酒的底线,他们的第一次对彼此的坦诚和关于从两个组织里脱出的计划是伴随着暴力和血腥开始并结束的,疲惫的身体被超标的肾上腺素刺激,无视技巧和经验,两具身体缠斗在一起互不相让,最终把彼此都累的精疲力尽。
“收回刚才那些话!”琴酒凶悍的要挟对方,紧紧的掐着代表生机的颈项,秀一混乱的摇晃他缺氧的脑子记不起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劳资不是你需要解救的对象你这个脑子被正统教育腐朽了的混蛋,我把你从那个无耻的组织和无耻的卧底任务里拉出来是为了独占自己的情人,你也一样!”琴酒大有“你再不搞不懂我就直接掐死你”的架势压制着他一秒前声称想要独占的情人,秀一忍着从胸口涌上喉咙的血腥气用力的抓住琴酒的脑子拉下来吻过去,他过于高兴,不介意降低姿态化解对方的怒气。
这是场谁都不知道结果的豪赌,为此他打算和琴酒一起拼上一切。
 
于是,这真是一场比所有能想像的还要辛苦的工作。
 
他沉溺在亲吻的缺氧里,在电梯关闭之前按住了开启键,把琴酒推出电梯,呼,他不满的嘟囔,“欧我回头要记得骇掉电梯里的摄像头。”
顶楼的楼层只有两户套房,宽大的贵族式的房屋和装潢看起来并不象秀一的风格,琴酒从进门起就眯起眼睛盯着很是随意的起手准备茶水的男人,“你的房子?”琴酒盘算着要是对方回了肯定的答案后要不要立马和他一拍两散,省得以后同居时天天忍受对方不入眼的品位。
“呃,找人租的,安全指数和逃脱都很好,怎么了?”
“没事,不用给我酒,晚上还有任务。”他随便找了个借口,没打算把想的每件事都告诉对方。
秀一听到他不喝酒时直接把倒进对方杯子里的红酒灌进自己嘴里,他舔着湿润的嘴唇扭过头,“好吧,那你没的选了,袋装绿茶。”琴酒哼哼的没理他,晃过一个个角落,直到秀一在沙发上坐定他还是观察着这间暂住的居所。
“这是一个明星的房子,你再有什么不满也没有抱怨的对象。”秀一好笑的看着对方走来坐下,他把杯子推过去。
“明星?非法侵占?”
“我每次都觉得这样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违和,那个明星接了片约出去演戏了。我看中这里的安全通道找中介和经纪人谈下的4个月租期。不过我很是觉得这个日期会延长呢。”
“……感觉怎么样?”短暂的停顿是不想追问的意思,他距离上次见到秀一已经过了1个多月,在把重伤的情人委托给可以信任的医生后,琴酒就再次回到腥风血雨的战场。然而,在断掉一切联系后他并不知道对方恢复的如何,他想了想还是问了最想知道的问题。
秀一耸耸肩,“就象你看到的一样。”他偏了偏脸,露出被爆炸波及的侧脸。
然后连防卫的时间都没有他被摁倒在沙发上,“喂!”然后是松开的皮带,被撩拨到胸口的套衫,然后停了下来。“照你说的,亲眼确认。”琴酒无耻的解释道。
秀一保持着裸穿毛衣的习惯,毛绒绒的衣服下面就是拆掉绷带的皮肤,胸口的子弹是微创取出的,现在仅仅留着两个粉红的伤疤,琴酒已经整个人都扑在秀一身上,他用鼻子从敏感的肌肤上轻轻蹭过,鼻息让秀一忍不住笑出声,肺叶的运动在琴酒眼前完整呈现,他索性把整张脸贴在那个充满吸引力的胸口上。
“喂喂,我是伤患知不知道?”从被扑到在沙发后就没认真抵抗的男人好笑的伸手去摸摸银色的头发,好吧,他在客厅的暖色灯光下已经变成了浅金色。他不想承认压在身上的重量如此令他安心,简直可以套句八点档的经典台词“甜蜜的负担”,他恶心的想着宅在屋子里太久后被电视剧洗劫的大脑,缺乏意识的挑逗披散在胸前的头发,直到被头发的主人一把捉住,琴酒支起身体,正对那个已经被安抚的男人。
 
居然被逼到如此境地,自从某次为他挡下攻击时他觉得所谓的中意是件如此简单的事,然后在他脑子还因为麻醉剂不够清醒的时候那个有着漂亮松石绿眼睛的男人就爬上了他的床,他对此全然接收并一再让那双黑夜中闪烁明丽色彩的眼睛成为自己一点点退据底限的根源。只有疯了才会答应那个家伙要求脱离黑暗组织的无理要求,才会在本已艰险的处境下把自己折腾的更惨,才会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照着boss的指示成功的借了kir的手重伤心上人。
差点就失去他了,琴酒叹气着把脑袋搁在秀一的肩上,稍微转动一下脖子就能舔到温热的耳垂,再移动一点是凄惨兮兮的伤口,“这个伤,养的好么?”
秀一在他的动作下缩了缩,“就算涂满口水也不会好的,我可能要留着它一段时间吧。好吧好吧我会养好它的你可以住口了!”
“……抱歉,”这也许是琴酒一生中屈指可数的道歉,脱起手套的双手穿过套衫掠过光滑的背脊,把秀一紧紧抱起。上次这样抱着对方的时候周围满是爆炸的硝烟和汽油燃烧的味道,怀里的人毫无动静,大片大片单调的红色,简直就是差到极点的回忆。
“嗯。”他把“下次再这样也许就死掉了”的恐惧咽回肚子,从选定了琴酒起的那天他就觉悟到这必定是条艰难血腥甚至连一半生存几率都没有道路,他贪心的要求两个人的自由,他没有办法全然的接受把琴酒带出泥潭后对方依旧会被光明的一方视为异端,所以他得把自己染上同样的颜色,属于FBI的赤井秀一已经光荣阵亡在险恶的任务里,现在的他将以新的姿态在合适的时候回归正义的战营,并在与黑暗势力两败俱伤的战时里拐走他重要的情人。为此他必定视一切障碍为敌人。
 
琴酒正热切的在他身上挑起情欲的火花,渐渐进入状态的身体散发出肆意的活力和热度,在举手投降沦陷对方的爱抚前,他奋力抽出双手抓起那个执意要把他乳头吮吸成红色的祸首,凶狠的咬上去。
说什么也不能单方面的被动,秀一习惯性的顶起膝盖戏弄对方开始觉醒的部分,从亲吻中解放的嘴巴吐出挑衅的坏笑。
还有些事情,他得等两个人爽完才能告诉对方了,比如他已经从不能说的渠道拍下某东方帝国新政策下的无人岛50年居住权好让他们在成功的那天有足够安静的地方享受清静,又比如,他把两个人这几年积攒的金钱买了不能说的投资,等东欧诸国因为经济危机而发放国债时他可以赚上成倍成倍的欧元,又比如他在中东的某小国投资下开采天然气的业务,那是给无聊时两个人可以玩一把走私截货或者别的什么危险游戏准备的道具,又比如,他是如此爱他,如此的想把这个美好的时光持续下去,从瑰丽的日暮绚烂,跨过层层叠叠的无尽黑暗,直到拂晓时分的暖日晨曦。
 
 
 
 
ende
 
备注:
时间说明是赤井秀一诈尸后一个多月,救了秀一的琴酒为了确定对方情况而出现并且和也有此义的秀一(背着众多眼光)顺利见面。
背景说明是这二货在组织里私定终身了打算回掉双方各自的恩情后和情人双宿双飞逍遥得意去了。
 
 
 
名词解释?(这种东西到底有必要么)
mia:miss in action(出处我忘了,大概根本就错了?)
搜查四科:经济犯罪科(不是重大刑事案件,所以秀一本能的知道根本不是因为琴酒的事)
 
 

拍手[1回]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门廊入口

这就是门廊(默念)

宫主/瑞穆AT
血型/0(念蛋)
人生目标是淑女


YUUSO在萌(重音)

☆☆☆☆☆☆☆☆☆
§沉默多年已经完全见不出原本属性
§应该是个家族控
§应该是个声优控
§应该是个游戏控
§应该是个历史控
§应该是个宝冢控
§绝对是个败类-。-


家族成员列队
父亲/池田秀一
儿子/SPHIROTH/萨菲罗斯
宠物/MERO儿子/宇宙英雄泰罗
正宫/张郃
东宫/宇智波鼬
西宫/留给那位还没死的哥哥

宠爱兄长无数
衍生父亲许多
他们都是受……

☆☆☆☆☆☆☆☆☆
神样
李世民
织田信长
盐泽兼人
反正都是死人

绘神
KASUMI
ねーぽん
千鳥ぺこ

戳心戳肺的爱人
马场扯扯
鲇桑
神奈桑
(三连星纵队三倍速出击)

☆☆☆☆☆☆☆☆☆
那些扔不下的旧爱
GILBERTXREY(逆可)
YARKXATHRUN(逆可)
ATOBEXOSHITARI
DANTEXVIRGE
NIOXYAGYU
织田信长X明智光秀(逆可)
石田三成X曹丕
戴·古X克莉斯丁·V
郭嘉X荀彧
夏侯妙才X张儁乂


☆☆☆☆☆☆☆☆☆
那些挡不住的新欢
VENCENTXSEPHIROTH
琴酒X赤井秀一(逆可)
MEGATRONXCONVOY(日系指定,逆可)
XANXUSXSQUALO(逆可)
云雀恭弥X六道骸(逆可)
枢木スザク×ルルーシュ
褚士朗·泰坦尼亚X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逆可)
アムロXシャア
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
宫主神经脆弱
雷点高又低着
萌点多又少着
RP燃又烧着

最近在控真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女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GL这究竟是怎样啊啊啊!


严禁无断转载哦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CM

[01/13 hitomi]
[01/13 w]
[12/29 hitomi]
[03/25 hitomi]
[03/25 AT]

按手印处


围那个脖


镇宅之宝


随时大字报


Copyright ©  -- 浮水須遥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押し花とアイコン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