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HOME Admin Write

浮水須遥

すべてがわが手に...

選択したカテゴリーの記事一覧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格式什么的目测要崩,先试试好了


琴赤的本子今年在m20前打算再录,看时间是赶cp18的端午日,具体情报择日更新,今天是做新规文试阅,虽然是这么说,但真正是今年写的新规只有一篇,其他都是在电脑里躺尸一年以上的旧稿,没有发布也规入新稿了,因为时间跨度太大基本都要重新修订,会不会再出试阅要看情况了。


试阅文不作隐藏

短篇

琴酒没想过这个。

他有过类似的任务,故意送去己方一、二个人迷惑敌人,在对方分神于人质口中套出需要的情报,或者让对方自认成功在望时瞬间翻转剧情,深刻地打击对方,欣赏那些在压倒性的绝望下扭曲的表情和憎恨的眼神,仿佛一杯精酿的烈酒,让琴酒喜爱不已。

这次仅仅是无心之举,他带着rye去面见一名和组织合作过几回的客人,琴酒对对方能提供的资源和所求的报酬渐渐不满,正算计着找什么借口把不合胃口的客人清除出去,对方却看上他身边的rye,琴酒楞了楞便很快以个相当值钱的价格把人出借几天。一个人回程的时候琴酒估量着新到手的货物周转的时限,和rye被带走时不经意飘来的眼神,他估计把那个从客人变成敌人的家伙彻底整趴也就一个星期的事,挺高兴的,甚至鲜有好心情地开启了车载收音机。

可琴酒没想过这个。

他把rye扔在那边,这让他惊讶于自己竟因此无法入睡,仅仅是上过几次床,琴酒甚至没有把rye视作床伴,可他迟钝地发现他对那个男人沉睡的占有欲和衍生出的如此惊人的不安。他把最该打上“非卖品”标签的宝物拱手借出,便只能在半夜里忍受迟钝带来的失眠,愤慨地重新检视rye的重要性。
他忍了三天,终于满载武装和怒火奔赴对方的老巢。这还是在他派出人手提前接收交易品的前提下忍耐的三天。

足够久了,他在地下室找到对方,除了神情憔悴,其他看起来都还好,他忍耐地接过rye递来的资料和迷你录音器,对对方的“怎么提前了,不是说至少六天麽”的疑问视而不见,探出袖口的手腕暴露出一些青紫的痕迹,琴酒终于扔下一切装模作样的忍耐,拉过对方仔细检查起来,熟悉的肢体,熟悉的手感,rye回到手中的感觉异常的好,这让琴酒不得不再次审视自己是否在毫不知情的时候无法回头地栽进感情的陷井,把从未体验过的各类情感在rye的身上一一验证。

rye拍拍琴酒的肩膀,示意那令人窒息的拥抱多少让他有些吃力,琴酒松开他,觉得自己应该在那探究的目光中说点什么。道歉的话羞于出口,告白的话他还未曾练习,rye的眼神慢慢从疑惑变成了然,他笑着看向琴酒,双手也顺势环上对方的腰。

这最后一击终于让琴酒溃败投降,他干涩地说,“以后,还是呆在我身边。”

听到见到琴酒以来的第一句话后rye有些高兴,他歪着头去吻他,仿佛那充满爱意的亲吻就是回答,代替其他让琴酒知晓,从第一眼起就绵延堆砌的谎言,和那终究要到来的分别。

拍手[0回]

PR
今天起江宁路桥开始封桥重建,下次见,就是全然不同的新桥了(叹气)
今天给爸爸买了贺生的蛋糕=3=长命百岁的活下去吧爸爸

拍手[0回]

话说我多久没更新了|||||||虽然我承认10月份在拼命修罗……但是这样放置play对自己的blog实在不好,我反省了我忏悔了的我更正错误了

虽然在放文之前我应该补起我那些修罗期欠下的nos的repo……不过,西皮奶的放空让我对本子的饥渴上升到新的高度,不得不自行填补某些沟壑一般的空洞|||||||

然,我很少修改已经起好名字的文……但是我改了这次……琴赤……我本来以为我不会再写这个西皮,果然人说的话不能信,就算自己说的也不能信

本来能顺利进度的文可能要因为一个跨不过去的原因搁置起来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面对新版的间之楔……我实在没有办法面对冷艳逼世却又万万不能在我面前开口的iason……麻痹我要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简直差的不能再差了,完全对不起凌晨时还因为时光失措的he结局带给我的欢乐和治愈……
比当年石田彰更快的粉转黑啊,大佐阁下……
好吧好吧,我会记得更文,爸爸是我的治愈我的良药

拍手[1回]

今天怎么都该写年终小结了,在我又把自己泡在文里面泡到烂之前

先扔个连接,这是今年最MB的帖子没有其他
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id=564202&msg=耽美闲情
我知道我的那谁那谁和那谁都保不住的……但是,首楼就上祖宗还是让我类牛满面,女王乃个鬼祖宗
说起来,姜陈的一个西皮,末代皇帝和末代皇后的两个溥仪,是可以水仙的,当然2个受是没有未来的。
扯回来,我没想到跃叔会拖下水,还在糊糊之前= =,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的里·本命,看他配X志远的西皮总是一头冷汗不停穿越。
这贴怎么如此妖孽=,=完毕

拍手[0回]

这个时节,差不多是要写年终总结了吧OTZ

今天是看哈7后的第15天,半个月,一个悲剧,连让今年的贺岁奸情剧让子弹飞都没把我从这2个星期来天天挖哈文看的窘境里拉出来。
连带,拖了晚了一个星期的CCUP07的REPO以及从修罗期就哭逼着想写的几篇文OTZ

呃,其实我活着,也没活着,昏菜
不出意外还是尽快把总结写了,这个充满鸡血和狗(哔)的2010
 

拍手[0回]

--隔日后续--
寄卖问题搞定,除了我消息蔽塞外,孩子们的人品都不错说,虽然我还是莫名的不知道那次是谁如此人品,望天

这……这可真是爽,虽然是我2年前的失误.............4个小时里心情极度崩坏,虽然做事不周全的是我,记不住东西的是我,翻箱子的时候翻出一本没卖掉的TF本也是我,然后被月轮嘲笑也就算了……09年9月份在南方5本库存的TF本被卖掉而我完全不知的这事让我浑身都不爽。
其实我真想哭,VOL这篇文只在TFS发过,因为是威声文所以在MOP坛从来都没有把他提起过,但是那帖子最后一个回复的人居然是黑茶伯爵(另说拆卸文我好象没有设威望咧谁干的||||)……现在是我一周一次的跑MOP看他的双波文,渣的虐芯

于是……这里会诞生不幸者。抽搐,我扭曲,你……你也别想安生T口T


……对不起,我拖你(们)下水……到明天我大概会好?


YUU感到不对劲。她又想想了,还是不对劲。那只,她有必要裹的那么多吗?
虽然古装剧的排演都会穿上相适应的服装是不错。但是对比起昨天只一件长袖袍子随便挂在身上,今天居然认真穿上小袖,裹上腰带,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SO,你想干嘛?
无敌的TOP想了一圈又转了回来,不行,在背台词的时候乱想是会引起条件反射的。
还是午休的时候问问比较好。

但是,中午的时候就更奇怪了。平时一定会跟着大家一起吃饭,也会一起分享甜食的SO,居然一个人偷偷溜出乐屋,根本就是有问题。虽然离好奇宝宝还有程度距离,YUU还是一脸好奇的跟了上去。
前面就是服装屋,YUU终于忍不住叫住前面那只直直就想往里面冲的家伙。哇咧,吃饭时间啊,你跑进去干什么?

SO姑娘一回头,露出一副天要亡我的悲壮表情来。
YUU忍不住退后一步:“好啦好啦,我把老爹老婆都还给你就是了别哭啊=口=|||。”(快醒醒!项羽YUU)
“T口T,YUU桑,你怎么跟过来了?”显然她很想做那个受惊吓时习惯性的抱头动作,却一直努力忍着,双手拢在胸前,声音还一颤一颤的。
“……一时好奇。”YUU跑过去安抚的摸摸。
惊吓解除,SO姑娘转身坐到一张闲置的化妆台前,“我没事,你好奇完了吧。”
“恩,和我一起回去吧。”看着那只,YUU还是乐乐地作出拍手召唤子犬的姿势。(还是念念不忘眷养宠物一事么)
“……诶,我就知道,被YUU桑发现就完蛋了。我完美的长袍作战啊。”SO姑娘还是拢着袖子在那里扭捏。
“到底是什么事?”
“诶……诶……诶,我的泡丽可啊啊啊啊啊~~~”拖着长长的尾音,SO姑娘一边惨叫,一边松开交叠的手,从袖子里摸出2盒泡丽可,几只铜锣烧,N多巧克力棒,接着从衣襟里摸出一把软糖,再从腰带里抽出棒棒糖,最后还从下摆某个奇怪的地方摸出一袋芝士卷,整个过程看得YUU简直就是目瞪口呆。

“ERITAN你好厉害……”化妆台上摆满SO姑娘身上带出来的食物……好吧,这些垃圾食品。
“太失策了太失策了,一心想着快点闪,没注意到YUU桑跟在后面,下次还是乘YUU桑吃饭吃得正嗨的时候跑出来比较好吧?”SO姑娘虽是一脸懊恼,到也很有觉悟的等着YUU来没收她的垃圾食品。
“……你就是为了吃这个才穿成这样一个人跑过来的么?”
“是啊,被YUU桑看到铁定要没收的嘛。”
“因为你吃太多了,正餐要怎办啊。”
“所以是难得一次的呀,居然还被抓现行,MATTSU给的护身符根本就没啥效果嘛。”SO姑娘把护身符拿出来看了看,又心软的放了回去。
“……你是小孩子吗||||”YUU觉得不吐槽她根本对不起自己。
“我比你大耶!”
“心理年龄!”
“啧,其实也满大了,大概,YUU桑真是狡猾每次都戳人软肋。”
“诶,我也没说全部没收嘛。”
“但是每次没收都没有拿回来过了。”简直就是不堪回首。
“呃……恩,你吃吧。”摆出超可怜的样子是犯规啊,YUU不禁想。不过她也真是可以,用那么让人无语的方法偷渡了一堆甜腻零食,已经中毒到没得治的地步了。
“好耶,YUU桑分一半给你。”在有的吃的时候,SO姑娘到挺大方。

于是这样真的好吗,花组的TOP和二番居然扔下一堆组子在偏远的服装屋吃垃圾甜食,诶,YUU拿起一块软糖,把最后一点TOP的自觉和着软糖一同吞下肚子。


ENDE

横指,TOP是被你养胖的吗!!

OOC真是个美好的东西(巴)
约会约会!啧,挑这等破地方……一想到服装屋里挂着奥斯卡的衣服,蕾丝袖子上还有一个洞……我就……我就OTZZZZZZZZZZZZ
老梗来自凡尔赛玛利皇后装的YUU从衣服里摸出……吃的东西来(啊对不起我忘记叫啥了),当时的感想就是……这样也可以?不愧是凡尔赛的东西||||||||,但是SO姑娘穿蓬蓬裙脑补不能(踢飞),你就穿UFO SAMA的衣服就行了=皿=
另说……对我来说,兔子的相性比龙的好……望天

……诶,虞美人大概要不幸的等到7月份……真干涸,真枯竭,真……那啥。

另,身边还有本威声本VOL,谁想要可以留言。情报见下。
http://araya.ycool.com/post.2965171.html

拍手[0回]

这是给TAMA的文,谁都不许抢(<--谁要啊)
很雷很刺激很自虐,不是假的

TAMA一直是我的宝物,要是死鱼和TAMA爹去北京,你就得做主人请我吃饭了XDDDDDDDDDDD
谢谢TAMA,爱你=3=

标题没有,谁来起一个?

警告什么的就不要了吧?
这文是特摄的,ULTRAMAN同人,背景是最新剧场版超级银河传说
主角当然是我家可爱的萌物泰罗,西皮..........那是浮云

正文(VER2.0修正版)

泰罗是出来找他的狗的。然后,麻烦就和面前突然出现的奥特曼一起砸到了他面前。他依旧很想远远的跳开,不过已经身为教官的泰罗显然需要保持那继承自父亲大人的镇定和从容,他稍微退后了半步,好奇的看着那只他没见过的孩子灰头土面的爬起来。

等一下,这是私斗吧?等到泰罗想到这桥段的时候,罪魁祸首从秘密的竞技场走了出来,对方看起来年轻而冲动,他踢开脚边的碎块,打算给还在眩晕中的对手最后一击,然后,被泰罗拦下来了。

“这可不行,”泰罗抓着那只红蓝混色系的年轻小子不知轻重的手,笑着说,“光之国是禁止私斗的,那孩子身上的伤足够你在小黑屋呆上两个地球季。”
年轻的小孩抬头斜视插手搅局的家伙,对方比他高力气也比他大,试了几次都没有松不开对方抓住的手腕,他不屑的哼了一声。

泰罗不由的觉得好笑。什么都反映出来的小鬼头,是近些年来蓝色奥特曼崛起后诞生的红蓝混色,兼具了双亲的优点,战斗力和身体素质都优于父辈,是光之国的宇宙英雄奥特曼未来的希望。当然,他眼前这个,还很年轻,头顶上两只角是很明显的特征,还有脸,有些象某个人……突然闪过一些奇怪的印象,很快被泰罗遗忘殆尽。

“哼,我的同级里早已经没有能当我对手的,只好出来再找人玩了。”少年有些骄傲又有些理所当然。
“小鬼,你叫什么名字?”泰罗摇了摇那只抓在手上的拳头。
“哼,凭什么告诉你?”
“你总不会想我一直小鬼小鬼的叫你吧?”
“……赛罗。”
“真是奇怪的名字。”
“你也觉得很奇怪是吧。”少年很是哀怨的看了他一眼。这让泰罗忍不住好笑。
“呃,其实也很不错,是吧。我叫泰罗,你挑的对手也不怎么样么。”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自大的口吻并不惹他讨厌,“怎么样,想练习打架的话,可以找我。”甚至扔出诱惑度甚高的邀请。
“你很强吗?”打架问题少年问出理所当然的问题。
“这个么,你可以亲自试试看。”不知天高地厚的热血小鬼,泰罗记得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只一心想着玩乐,想尽办法翘掉课业和锻炼,让母亲大人和兄长们苦恼好久。
“好。”那孩子利索的应答下来,一使劲甩开难得回忆过往的泰罗的手,摆出战斗的架势。

真是个认真有趣的孩子,爆发力很好,动作也利索,充满了干劲,还很好骗。泰罗不紧不慢的接下对方送来的飞踢和拳头,职业病发作的评价起来。当然最后一条也可以翻译成正直诚实。
非常优秀有前途的孩子,再加以时日,一定会是警备队的宝贝。

泰罗的不认真态度激怒了赛罗,他一边大叫着你耍我都没在认真打这样的话一边更加凶狠的扑过来。不要命一般提着右拳就抡过来,却在泰罗心安理得的侧头避过时换了方向,用左臂整个勒上泰罗的脖子,非常漂亮的佯攻。可惜力量不足很快被泰罗借力脱出,被抓着胳膊扔了出去。赛罗又不死心的冲回来换腿攻,当他发现即使自己的战术能够压制到对方却总是因为力量不足被对方顺着劲势反整回自己身上,非但没有使用自己的力量和自己正面对战而是用阴险的招式化解,绝对是太卑鄙的战法了。
自己最得意的技能都被压制,赛罗想都没想的使用出自己的头镖,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武器从来不知道可以抓下来扔出去从来都不知道那角好象能够知道自己心意一般冲着那个讨厌的家伙飞过去,这些都是他的本能,为成战士和那个人的继承人的本能。

 

于是,这招奏效了,本来只是小小放水的泰罗完全进入放空状态,两把头镖堪堪飞过,回旋转回来后第一把回到赛罗手上第二把扎到了泰罗的侧腹。他把它拔出来的时候在发呆,伤口很深,血色的烟飘了出来,应该是很痛的伤才对,泰罗想。可到不觉得怎么痛。

赛罗捏着头镖也呆了,他不知道是要惊喜他的发现还是愧疚一下对面前的大叔下手太重。他慢慢靠过去,有的没的想说什么,勇气化的比气泡还快,直到一只手摸了摸他脑袋把头镖还给他,“这是你的武器,要好好利用的。不是标枪那样把敌人扎个洞,而是如风般的切割,懂么?拿去,半调子的小鬼。”
“喂!……你的那伤,还好吧?”他摸索的把头镖装回去。
“没事,妈妈给的手镯可以疗伤,可惜我治愈课从不好好上,完全不会。”
“……就这样你还是奥特曼战士啊。”一根筋的少年听得目瞪口呆。
“能赢就行了,我呢,有很多哥哥,他们都非常优秀,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没有身为兄长的觉悟,后来,新的弟弟到来,我也被人叫做哥哥。虽然有了认识上的觉悟,但是我永远不会象我的哥哥们那样,所以,我只要做弟弟们的泰罗哥哥就行了。”泰罗觉得对这个心智年龄偏低的小孩解释这个实在对牛弹琴。
“……哦。”果然,一副有听没听样。
“没有诚意的小鬼。你是不是没听懂啊,算了,快回去上课。”他开始赶人。
“我当然听懂了,你哥哥们很强,那你比他们更强就行了,我不会回去上课了,那里学到的东西我早懂了,对手又不济,我现在找到了新的武器,要好好练习使用他!我大方的告诉你好了,我的愿望是成为最强的战士!”
“好啊,虽然看起来还要花很长时间。”泰罗显然没把他的话当真,他的学员里太多的孩子都有这样光鲜的目标,使得他对最强这个词实在没有特殊感。
“我一定会很快成功的,那个时候大叔你再叫我小鬼我就第一个揍飞你。”
“行了,”泰罗拍了拍他的头,借着这无害的动作再次把小鬼扔去综合学堂的方向。“再见,赛罗。”
他抓了抓脑袋,可想起那只如主人般傲娇成性的狗了,为什么要跑出来找它呢,太奇怪了。这样也不会遇到这么个奇怪的小鬼,也不会莫名其妙给捅个窟窿,更不需要回去给母上解释这根本就是他游手好闲的结果。
 


除了刚过去的几天泰罗会时不时因为痛而想起那个麻烦的小鬼,按照他的年龄要想进入自己正在管教的学级还需要一段时间。后来,伤好了,他就再也没有想起来。

在难得的家族聚会上,因为父亲大人退休纪念而全部赶回来过节的哥哥们围在一起,泰罗不经意的向他唯一的表哥闲聊起奇怪的话题——赛文哥哥你要是有儿子的话是啥样的?
他应该会有两个角吧。
啊,象我一样吗?他摇晃起自己的脑袋。
不,我的说,这个。他指了指自己的头镖。
 

泰罗依旧没想起那个一面之缘的孩子。
 


后来,有个孩子因为妄想得到光之国的火花塔而被拘捕,送到不近的K76去劳动再改造,被抓的少年的模样和泰罗曾经见过的那个孩子很象。
再后来,有传闻,那个想偷窃火花塔能量核心的家伙是奥特曼赛文的儿子,是从没有公开过的身份。被抓起来的少年并不是被流放而是给予了特殊的锻炼。
非常意外的,父亲母亲和几位哥哥们却没有对此解释过什么,虽没有刻意回避却安静的有些异样。
泰罗听着那些越传越诡异的新闻,面对那些小心谨慎的猜测,只是沉默的嚼他的薯片。
 

有些事很重要,有些却不重要,泰罗不再想起没有父母照顾,只有哥哥陪着的日子,以及那些有着模糊愿望的孩童时代。
他是被兄长宠坏的小孩,但是他已经不想去怀念过去。
那样亲近的人也终究是别人的,他终究也是被一群可爱勇敢的孩子欢乐的称呼泰罗哥哥。
他和赛文是血亲,他不会成为赛文的表弟的以外的什么存在,就是这样,只能是这样。

 

八卦和流言终于随着时间消散,大家都不再在乎曾经有个和贝利亚尔一样野望的家伙,反正他也没成功,不是么。

然后,更大的危机逼近M78光之国,他能为了父亲母亲挡下攻击,却不能阻止敌人盗走火花塔的能量核心。他不懂为什么总有人窥探属于所有人的东西,也不懂追求最强的力量能带来什么。
被千兆格斗仪重伤的身体受到不知名的侵蚀,一些古老的沉睡记忆被毫无规则的撕拉出来纠结在一起。他突然就想起来了那个一面之缘的孩子来了,在记忆的时空里和年幼的景象交织起来。
是啊,他真象,和那个人。疼痛被放大,他叹息着如此感慨。
如果,当初那个小鬼也如他这般乱来,他真该在一开始就直接把人摁去禁闭室里关上20个地球季。
最后,他用尽全力抱起最后的能量体时,仍在想着那个不能再算秘密的秘密,为什么,对我隐瞒这些,为什么那个孩子要叫赛罗呢,哥哥啊。

 


ENDE
 

于是,我也想知道你个脑抽的赛文哥哥,你的儿子为什么有个如此RP的发音,还被国内翻译写成了赛罗,这根本就是我的视觉障碍。
于是,我要继续说,西皮么,恩大家明白的TAT,我从国内这东西诞生同人开始就萌的这个西皮55555,圆谷你果然是我的敌人……

 最后,我要声明的是:我曾经现在将来,都是兄弟西皮,即使死X谷铁了心的猛拆我西皮……本宫不死兄弟不灭雪特。 

拍手[0回]

门廊入口

这就是门廊(默念)

宫主/瑞穆AT
血型/0(念蛋)
人生目标是淑女


YUUSO在萌(重音)

☆☆☆☆☆☆☆☆☆
§沉默多年已经完全见不出原本属性
§应该是个家族控
§应该是个声优控
§应该是个游戏控
§应该是个历史控
§应该是个宝冢控
§绝对是个败类-。-


家族成员列队
父亲/池田秀一
儿子/SPHIROTH/萨菲罗斯
宠物/MERO儿子/宇宙英雄泰罗
正宫/张郃
东宫/宇智波鼬
西宫/留给那位还没死的哥哥

宠爱兄长无数
衍生父亲许多
他们都是受……

☆☆☆☆☆☆☆☆☆
神样
李世民
织田信长
盐泽兼人
反正都是死人

绘神
KASUMI
ねーぽん
千鳥ぺこ

戳心戳肺的爱人
马场扯扯
鲇桑
神奈桑
(三连星纵队三倍速出击)

☆☆☆☆☆☆☆☆☆
那些扔不下的旧爱
GILBERTXREY(逆可)
YARKXATHRUN(逆可)
ATOBEXOSHITARI
DANTEXVIRGE
NIOXYAGYU
织田信长X明智光秀(逆可)
石田三成X曹丕
戴·古X克莉斯丁·V
郭嘉X荀彧
夏侯妙才X张儁乂


☆☆☆☆☆☆☆☆☆
那些挡不住的新欢
VENCENTXSEPHIROTH
琴酒X赤井秀一(逆可)
MEGATRONXCONVOY(日系指定,逆可)
XANXUSXSQUALO(逆可)
云雀恭弥X六道骸(逆可)
枢木スザク×ルルーシュ
褚士朗·泰坦尼亚X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逆可)
アムロXシャア
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
宫主神经脆弱
雷点高又低着
萌点多又少着
RP燃又烧着

最近在控真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女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GL这究竟是怎样啊啊啊!


严禁无断转载哦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CM

[01/13 hitomi]
[01/13 w]
[12/29 hitomi]
[03/25 hitomi]
[03/25 AT]

按手印处


围那个脖


镇宅之宝


随时大字报


Copyright ©  -- 浮水須遥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押し花とアイコン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