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HOME Admin Write

浮水須遥

すべてがわが手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这应该叫永不停歇的墙头?
虽然只是无意识的看视频,但是真的越看越出事
代表事件,在土豆那样模糊的小块豆腐视频里都能看清某些特定的人,YUUMI,ERIKO,WAO大妈...大妈一直是TOP似乎不能算有技术性,灯照得很亮,看不见是死蠢- -
虽然YUUMI也很容易识别,靠海拔高度- -ERIKO真的完全凭爱(大误)他的脸很好认,虽然还没有爱到要亲昵的称呼ERIKO,一直不知道哪个名字可以减少搜索率所以OTZZZZZ

看YUUMI的初新公佣兵XXX是个意外,因为之前没有人放资源出来,倒是先看WAO大妈的正统公演,当然也在里面看到YUUMI,MASAKO,ERIKO等= =(既然都出本篇了还要出新人公演啧啧)
这个佣兵ピエール有个副标题--贞德的恋人...................在看到剧情后才发现的这个被忽视掉的副标题,谢谢乃们啊,这个才是这个故事的主题吧,奥尔良的圣女贞德吧= =|||||||
...........吐槽不能啊,这个所谓的宝团金字塔,在顶端的根本只是男前TOPSTAR根本没有娘役啥事啊555555
太悲剧了太悲剧了明明是COUPLE居然是天与地的差距,之前的乱世佳人已经让我横倒竖歪了,圣女贞德这个还要狠= =在看到这个剧目前完全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好不好||||||||||||||||||

另外,把土豆上能看到的宙组视频都翻了翻,感想还是WAO的歌剧魅影的造型真是超美的,和他比起来,6年的TOP主役角色完全没的比|||||||泪牛满面,同时,YUKI组04的SUSANO也培养了我把三神众串一排喜欢下来,初风娘好萌TAT(她居然一直是男役的乃们也是GJ),SO姑娘,不,大妈超美的TAT泪牛满面甚至还能拆了我的西皮GJ,朝海弟弟(姑娘)也好萌GJ,躺平

所以,宝团这个东西也真的是非常神秘又便秘的东西TAT

那么爽心的看宝剧的后果就是琴赤本的进度完全被延期= =
本子名称已定,表纸已定,完全别说更新图,就连写个日记说我本子名字定下来的这件事也很难||||||||||
泪牛满面,我要CP6出琴赤的诶哟YUUMI乃给我好较(死)SO姑娘乃也给我好较(咦)

话说,人比人气死人,不对,应该是没有干不了的只有想不到的
MOP的人众怎生得比爸爸控们还厉害OTZ
话说我现在越来越没办法克制控声波,越来越控的那种OTZ,如果哪天他奔过M和OP……那就是第2个银英的悲剧

其实这个标题应该改成恭喜爸爸年头诈尸成功?

琴赤
怎么说,我不管怎么爬来爬去,爸爸总不会放过我是吧,清晨坐车上班昏迷状态下的白日梦,其实我一直在痴汉状态吧= =

就当无聊看看不要当真,作为不肖子折腾出来的东西基本不是好东西,合掌

在日本的事情还是一团乱,GIN觉得他被太多的迷团包围,几乎要看到真相又好象差了太远,他还没来得及好好整理,BOSS一通电话把他扔到遥远的9时区以外。他会在意大利南部小城闲晃的起因是几天前被政府一锅端的黑手党,现在意大利黑暗势力正极力洗牌,组织当然想从中得到些好处。他把他的忠犬和爱车留在日本继续迷惑众人视线,自己却在温暖的地中海海风下轻松散步,大概只能是看起来的轻松吧。

午后的气温非常舒适,他在铺石的街道上行走,一阵小小的骚动在街道的另一边扩散开,他不为所动的走了几步,视角外的画面便尽情展现出来,一群小孩围了个奇怪的男人正玩着掷飞镖的游戏,那个男人的背影看起来很熟悉,带着黑色的棒球帽子蒙着眼睛在小孩们各种形容下准确的把小刀砸进预定的半块苹果派里。
“哇又中了耶!你好厉害啊大叔!”
“诶,大叔就算了,你们这样浪费午餐真是坏习惯。”
“这次要换我,是被诅咒的约旦面包,我干打赌它硬的象块石头。”
“还要来啊|||||”
“对!我把它放在苹果派前面了,2步路的地方,左边有个水壶,不能打到哦~”
…………
GIN及时的转身,朝来的路往回走,他努力的在脑海里排列现存意大利黑手党的家族名字,最后还是被刚才那个连脸都没有看到的男人的名字抢了个首位,连着那个深刻的前搭档名字一起的,还有那个他极力想吐槽的蹩脚意大利语发音,当然当事人大概会对这样的控诉发出类似于“什么啊,比起意大利语来,我的匈牙利语更加糟糕了你应该庆幸才对呀!”这样的辩解吧。

第二天,GIN还是违背心意的来到昨天偶然遇见男人的街道,远远的看着他打发掉那群明显找他消遣无聊的孩子们,在把所有的午餐戳成惨不忍睹的马蜂窝后,黑发的男人把那群捣蛋鬼赶进餐厅后自己收拾一下便朝着人群更加稀少的街道走去。

他看起来很健康,体态和姿势都保持着对方一贯的风格,他稍微回忆了一下刚才对方用右手利落的把小刀象切奶油一样劈开整只的苹果,露出愉快的轻笑。
男人慢慢走过GIN隐匿身形的巷子,“站着,不许动。警察!”GIN试探着对那个男人抛出喊话,整个过程中嘴边的笑容延伸到眼角。他看到那个男人停都不停,不屑地呢喃了几个口型,惹得他笑出了声,他知道对方嘀咕了些什么,“啧,老子还是FBI呢。”
于是,GIN非常愉悦的偷袭了对方,连过招都省了,看似敏捷的男人直接被他摁在地上,他用的是十分的力气,对方砸到了背的时候还痛得叫出来。

“就这德行还好意思称FBI。”GIN调侃对方,并知道他早就认出了自己。
“唔,GIN,好久不见。”银色的长发垂到他脖子上,还有修长有力的手掌掐住他的脖子,动弹不得的秀一被迫使抬起脑袋,看着那犹如噩梦一般的熟悉表情,咽下那些无形束缚他的恐惧,无谓的朝他笑笑。
“你最好坦白来叶山道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俯视赤井秀一的感觉从来都是那么好,除了脸上那难看的伤疤,他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明又令他讨厌,但是GIN知道问题远远不如表面上如此简单,他没有反击,刚才,还有别的什么,让他觉得不对,GIN没有说,他要对方坦白一切。
“行啊,那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准备了小松饼和枫糖茶了吗?”
“当然,亲爱的夙敌。”

GIN把人带回住处的时候对方摆着悉听尊便的态度,直到那非常私人化的公寓出现在他的眼前。
“我以为你会在这里住旅店。”
“事实是这样,但是你是个危险的运输品还是得放在比较妥当的地方。”
秀一没有对这个称呼表示不满,他拐弯抹角的继续问,“就是说这里是你的私人不动产?”
“可以这么说。”
“那可真是好,GIN,有备用钥匙么?”他很习惯的坐到客厅里长沙发上。
“怎样?”GIN打开了一扇门,发现是盥洗室后又关了起来。
“唔,随便问问。”他想了想,随便敷衍了一个答案。
“不用担心,你基本没有走出这个房子的机会。”GIN终于开对了他要找的门,厨房里有冰箱,他那么想着。
“你要眷养我么?”他笑了起来,对方的身影被隔在厨房门后,他提高了声音问着。
“对,在我办完意大利的要务后。”
“恩,之后呢?”
“之后再把你带回去。”
在冰箱和储藏室都毫无斩获后,GIN烧了壶热水,并打了外送的电话扔给秀一让他自己点单。
秀一一边和电话那边不知道哪国留学来的打工公读生交换互相都辛苦的意大利语,一边望着在屋子里忙来忙去找杯子找茶垫找拖线板的GIN,曾经的某些时日慢慢在他记忆里复苏,他本来以为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来的。
他想,他可以再吃下一打小松饼。

他的确比平时多订了一倍的甜食……但是他没打算花比以往三倍的时间吃完它。秀一苦笑着摇动被束缚的右手,GIN在端上热茶热杯子后直接用手铐把人栓在茶几腿上,那个高档的透明茶几并没有固定在地面上,只要用膝盖抬一下台面,手铐就可以轻易的从桌底脱出,根本是藐视常识而设下的禁锢。但是秀一知道对方并非只是单纯做个样子把他扎起来。
任何逃脱的动作都会被GIN发现,然后被先发制人取得先机,毫无胜算。这是他一贯的伎俩,在组织里他也如此这般在BOSS的默认下对身边的同伴设下同样的圈套,一有任何不稳的动机就会被他盯上监视或者直接抹杀,RYE在他身边一直无动于衷。现在他终于可以露出当年一直隐藏面无表情下的苦笑了。

他没办法坐在沙发上,只好拿沙发当靠垫坐在地上,导致来送外卖的雀斑男孩在看到他的手铐时差点打翻手里的草莓叠叠乐。
“这个啊,其实我现在被圈养了。”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用还算自由的左手和他摆摆手,他笑的春风和煦,却吓得那孩子连收钱的时候都没敢抬头看一眼银发的屋主。

“我不在的时候,你已经欺负了够多的小孩了。”GIN不以为意的和秀一同坐在地上。他试了试刚泡好的茶,露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满意的奇特表情。
“唔,这个么,是说为什么要把我铐起来?”大概是无法表达对自己泡出来难喝的茶的不满吧,秀一诽谤着GIN那难得一见的表情,问了一个白蠢(又白又蠢)的问题。
“这么个手铐能关得了你么。”GIN回了个冷笑。
“诶诶,我现在可没那么大能耐。你不就是冲着这点给我铐了右手的么?”似乎特意为了证明这点,秀一用那只自由的左手捻起一块小松饼吞了下去。
“……你,……左手怎么了?”本来不打算那么快问的,本来想直接从来叶山路事件说起的,本来想稍微温习一下那个不会再见的叫RYE的男人的。他显然不习惯和自己过不去。
“还在恢复期吧。”这下更加轻描淡写了。他曾经伤了自己宝贵的左手,痛到差点失去它的事,都被他轻易的描画过去,带不起一丝水纹。
果然,同情这只老狐狸是个错误。GIN喝下自己亲泡的那味道失衡的茶,混合着这奇怪的不爽,一起吞进腹中。

真是蠢死了,想着泡一壶“纯洁的茶”的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错误!GIN羞愤的把那杯子连同茶壶一起端回厨房,倒水开门声一阵折腾,又端着茶壶酒瓶走了回来,秀一惊讶的看着对方用龙舌兰混合红茶的组合喝茶,还加了柠檬汁和冰糖水。
“真是……GIN,配红茶么,你可真糟蹋龙舌兰。”
“我觉得味道不错,一直都这么喝的——如果是我自己弄的话。”
其实根本就是GIN你就这个水平而已吧!他扭过头对着空气吐出这串诋毁对方的话,再扭回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是副正常到不行的表情。
“对了,我想起来你的爱好是波旁酒,可惜酒吧柜子上摆着的那瓶大概卖掉十个你都换不回来。”
“没关系,我不喝酒了。”
“不喝了?”不知道是因为对方无视嘲讽的打击大还是知道他不能喝酒的打击大,GIN的声音显得很无趣。
“恩,有点问题,身体上的。”
“哦,那你就喝这个吧。”擅自把对方未喝上几口的怪异茶水混合物倒掉,注入凉水端到秀一面前。在对方抱怨这名副其实的凉白开水之前,把切片的柠檬扔了下去。
秀一沿着反射弧盯着那片由着惯性在茶杯里上下翻腾的柠檬,忍耐着想把它整杯的浇到GIN银晃晃的脑袋上的冲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好吧,在可以接受的范围里,我可以告诉你我能说的一切。”他表示诚意的摊开手。
“不,是一字不漏的全部。”
“你那颗银脑袋是装着看的么。”
“从开始说起吧。”GIN放弃再次计较那些小问题。他背靠着沙发保持着休闲的姿势,眼神凛冽的盯着他的猎物,他曾经认真的思考过对方逃出生天的可能,但是银色的子弹还是超出了他的意料。这一次一定要他死的好看。

“唔,大致就是这样。”因为之前做足了准备,虽然很狼狈但是也算留下了一条命,当然还要谢谢KIR手下留情。带着确实被严重伤害到的身体一路逃难,在横滨港坐了偷渡的船去了香港,当然他花了点心思搞定蛇头又花了点心思过河拆桥,肺里的子弹没有拿出来,痛得他在狭小的集装箱里蜷缩成一团,一路带去了香港。
在香港红十字会里得到护理,跟着子弹一起取出来的还有坏死的一片肺叶,以及为了这个胸腔手术而锯掉的几段肋骨。虽然本心想着要还那个慈善的组织欠下的大把医疗费,显然他一点都不适合超市的钟点工工作…………
“所以,你就把混黑社会当事业么?”GIN把远处的草莓叠叠乐稍微推近了些方便那个特残份子拿得到。
“不,是快速赚钱的手段。”秀一伸向甜点的手转了个弯对着GIN摇了摇,更正对方的用词。
“那是欺诈,是犯罪吧?FBI?”他幸灾乐祸的咧了嘴笑。
“从你嘴里说出犯罪这词实在太违和了,你来意大利干嘛的?”
“好,你继续。”
“结论就是赚钱要去大陆,港币贬值太厉害根本就是做白工……”
………………
“混不下去就去了中国大陆?”
“也不是混不下去,那边黑帮上层死了个人,跟着搞内部火拼实在太麻烦,而且我本来就是打算从陆路回去的。”
“那么大费周章的究竟是干什么?”
“因为那个国家重视血统,就是这样。”
“那就是他私生子太多,蠢材。”
“这点你没猜错。”秀一笑了笑,似乎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
“你和我绕了半天,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给我说清楚点。”
“那是因为我命大不死。”
“别蠢了。”
“另外一个结论你当然知道,还要我说么。”
“哼,果然是KIR那个叛徒。”
“诶呀,KIR好歹也是我拿命换来的,这下我可不能让你回日本了。”秀一说话的样子可完全没有内容来的有觉悟。
“笑话,你办得到么?”
“好歹努力一下吧。”他不甚介意的舔着手指。
“随时欢迎。”敞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动作,GIN的眼神更象是想把人一把掐死。
“现场留下来的尸体是无法断定他的身份的,即使是能采集到指纹也无法对比,因为赤井秀一这个人本来就是非法存在,我接下任务时已经申请把我的档案销毁,现在即使查找也只能翻到诸星的资料而已,那个伪造身份,当然都是不符合的。”
“当时FBI的人是认定那具尸体的,拿什么鉴定的?”
“啊,是么?无聊到连这个也做了?大概是我曾经借用过的一只手机吧,”秀一撑着胳膊想了想,“问题是犯罪现场哪里来的指纹啊,那个人是我从杯户医院带出来的尸体,特地选了个理发师,手上是几乎没有指纹的,他们不会很有才的采集雪福莱的指纹和手机来比对吧……怎么了”不是我干的你不用象看怪物一样的表情看我。
“不,他们没有注意到这样的疏漏么。”听起来太象笑话了连吐槽对方智商的兴趣都缺乏。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门廊入口

这就是门廊(默念)

宫主/瑞穆AT
血型/0(念蛋)
人生目标是淑女


YUUSO在萌(重音)

☆☆☆☆☆☆☆☆☆
§沉默多年已经完全见不出原本属性
§应该是个家族控
§应该是个声优控
§应该是个游戏控
§应该是个历史控
§应该是个宝冢控
§绝对是个败类-。-


家族成员列队
父亲/池田秀一
儿子/SPHIROTH/萨菲罗斯
宠物/MERO儿子/宇宙英雄泰罗
正宫/张郃
东宫/宇智波鼬
西宫/留给那位还没死的哥哥

宠爱兄长无数
衍生父亲许多
他们都是受……

☆☆☆☆☆☆☆☆☆
神样
李世民
织田信长
盐泽兼人
反正都是死人

绘神
KASUMI
ねーぽん
千鳥ぺこ

戳心戳肺的爱人
马场扯扯
鲇桑
神奈桑
(三连星纵队三倍速出击)

☆☆☆☆☆☆☆☆☆
那些扔不下的旧爱
GILBERTXREY(逆可)
YARKXATHRUN(逆可)
ATOBEXOSHITARI
DANTEXVIRGE
NIOXYAGYU
织田信长X明智光秀(逆可)
石田三成X曹丕
戴·古X克莉斯丁·V
郭嘉X荀彧
夏侯妙才X张儁乂


☆☆☆☆☆☆☆☆☆
那些挡不住的新欢
VENCENTXSEPHIROTH
琴酒X赤井秀一(逆可)
MEGATRONXCONVOY(日系指定,逆可)
XANXUSXSQUALO(逆可)
云雀恭弥X六道骸(逆可)
枢木スザク×ルルーシュ
褚士朗·泰坦尼亚X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逆可)
アムロXシャア
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
宫主神经脆弱
雷点高又低着
萌点多又少着
RP燃又烧着

最近在控真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女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GL这究竟是怎样啊啊啊!


严禁无断转载哦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CM

[01/13 hitomi]
[01/13 w]
[12/29 hitomi]
[03/25 hitomi]
[03/25 AT]

按手印处


围那个脖


镇宅之宝


随时大字报


Copyright ©  -- 浮水須遥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押し花とアイコン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