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HOME Admin Write

浮水須遥

すべてがわが手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咳- -似乎没折腾干净就截图下来了OTZ
其实我只是想证明我不是写文的我是画图的(踩)
我一直觉得三字母的王耀同志象鼬,真的很象,躺平


http://yongye69.blog125.fc2.com/
这里有新本企画,是鼬受本哦耶!
东宫娘娘ALL受的美好本子,参本作者好几个都晓同盟的群里见到过,CP也丰富无比:斑鼬、卡鼬、零鼬、四鼬、佐鼬
咳,虽然没有我主CP须鼬,不过反正除了我没人萌那个,点头
哦哦哦我那美丽的宫主,美好啊!
劳资要应援,劳资要宣传,即使只有一点也好,把OP和他兄弟和他幼稚园的小家伙稍微扔出去一下我还是很高兴的OTZ,好吧,反正马上又要嗨回去,而且在本月22号前一定要更新一下平行童话OTZ

大家都去买吧,作者阵都不错的说!
哦哦哦哦哦,我现在就去把在歪酷关小黑屋的某须鼬文埋完放出来,哦哦哦哦!!!!!

须鼬

食用小心


那人在身侧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然后被后面刺来的凌厉的眼神震的发凉,他侧过头瞥了一眼那个淡漠的男人,他毫不动容的盯着面前巨大的镜子,无色的眼眸里什么都没有。
 

早在他们与将会宇智波家族第4代当家的大少爷定下契约时,他就预知了这样的结果。
 

吾等以神之力加护,汝以己身奉主身侧。
 

在姐姐和哥哥先后与那个过早的透露出悲凉气息的宇智波家少有的天才定契约时,须佐并没有一同定下契约,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的代价更为高昂,如果没有弥天般的私心,根本没有必要定下不可逆转的约定——在天照和月读同时加护了神御之后。
 

对方也只是捂着被月读创伤后的左眼用另一只眼睛盯了他一会,转身离开。
 

他本来以为那个未及弱冠的孩子不会如以前一般有意无意的再次闯进三姐弟的御所,直到好多年后那好象疯长了般的纤长身影无章无法的踏进天照的正殿时,他才诧异着盯回对方,好象要把好几年前的份给补回来一般。
 

在听懂来意后他更加惊讶的望着那个名存实亡的家族的少爷。天照时常会用镜子来看天象万物,他们都知道在这个叛逆家族的少年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不懂现在他为什么现在还跑过来要求与三神之一的须佐定那个蛮横霸道的契约的价值何在。
 

以生命的代价使用唯一的一次须佐之男的力量,无论胜负如何,使用者都将死亡。
签定契约,他把手指指向对方额头时,那细小的几乎不能察觉的震动,多少让他感谓还好对方只是小孩子的感觉。
 

再次立于大地之上的感觉让人涌出一些莫名的怀念,天照大御神最不成器最惹恶名的弟弟无谓的感叹时光变迁,在他当初和八歧大蛇大战三百回合的光景,现在已经丝毫不剩,那些斑斓的植被也统一成了一种色调,在纷乱的战场上早已被摧残得失了原貌。
 

他从没有见过自己的契约者如此狼狈,他从来就都觉得为了挡挡小雷电这种麻雀绿豆小的事没必要召唤出他消耗掉这一生唯一一次的使用权。
 

在抬手挡去那有名无实的草薙剑后,似乎从来不知耐心为何物的须佐准备向着他的契约者抗议,他可不是因为曾经打过八契大蛇就去灭蛇专业户。坏脾气一上来,迅速无比的剁了那蛇,很好。三神众与这一代的契约已经结束,他急迫的把人拖去见天照。
 

于是就有了最上面那段让他冷哼一声就好似寒蝉一样的冰冷场面。
 

天照大御神似乎脱去了当初神兽大战时闭户不出的蜗牛脾性,不淡不咸的运转神镜,照出那继续转动的所谓的命运。
那看起来象一个笑话,任性而为的兄长,任性而为的弟弟,宇智波家的血统好象都有这样的特性,于是这个危险的族群总是处于风口之中,似乎这个该写上阵亡名单的兄长早就知道那个一步步走在自己布下的道路上的弟弟,终是会在自己死后彻底走上和自己孑然不同的道路。
 

淡色的眼眸已经失去了早先骇人的魄力和媚人的艳红,宇智波家曾经的少主沉默的转头,看向帝座上最高贵的主神,“不追究我破坏契约的责任么?”他说了波澜不惊,似乎连担心责罚的心思都没有留。
“不会,”天照的笑容隐藏在薰香的折扇后,“只是他”,他另一只手指了镜子里刚用了天照之炎烧掉斑的弟弟,“他得接受使用吾之神御的代价,不管是否出自个人意愿。”
 

鼬点点头,他再次回头去看镜子呈现的景象,直到再次听到那充满了嘲讽味道的冷哼,他想起身侧那个平时总是对2位长神表现出叛逆的须佐,那个人有着明显的轮廓,却与天照一般有着细致的眉眼,只是那样的神情在天照上表现出这位最高位神祉的公正与平等,而在须佐的脸则更加体现了他的霸道野蛮。
他想起他死前动的最后一次手脚,想着那个男人从头到脚没有出声阻止只是蹙着眉在一边看着,他从鼬第一次无意闯进禁地起,就一直是他无法理解的人物。
 

似乎已经看够了那被层层褪剥出来的那真假迷离的真相,鼬垂下眼,在第一次决定了自己的愿望,第一次知道宇智波和三神众的契约,第一次迈向不归路时,他已经见到这样的结局。
 

“哦,那个弟弟还真是什么能进耳朵啊,哥哥这一生书写的愿望这就败在他手上了哦?”须佐终于是无视月读几次投来的警告的视线,开始在那里碎碎叨念。
“鼬的愿望已经随身死而亡,何必在束缚了他。”鼬开口淡淡反驳。
须佐不禁翻了白眼,这小子一碰到他弟弟的事嘴就比九尾狐的还毒。和他沟通无望的须佐抬眼天照:“姐姐可是要继续呆在这里?”
“契约在此,自然如此。”天照的话平静无痕,眼角流露了一些莫名的笑意。
“我要回去了。”他点头应道,“你也一起,鼬。”须佐终于在带鼬回到禁地后第一次正眼看向对方。
“月读也一起回去吧。”天照向她沉默少语的弟弟示意。月之子迅速的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开。
 

须佐看着鼬还看着镜子中泪流满面的弟弟,默默的不知道要为谁叹气。
那双眼睛看不见东西,但是在天照的这个结界里,眼睛视力这些都不是阻碍。鼬的侧脸很漂亮,他执和的看着镜子里和自己拥有相同容颜相同血缘的孩子,时间仿佛在他身边静止,这样的风景,望一眼便是永远。
可他微微仰起的眼里没有神情,也没有眼泪,在清澈无底的淡色里没有印出那个爱恨分明的孩子,也没有任何别的存在。就好象把自己拒绝在一切实事之外,没有什么东西能在他眼中留存,即使他曾经是怀抱着那么灼热的愿望。
 

他也不懂他,须佐是被姐姐和哥哥宠坏的孩子,他不介意别人看他的眼光,他也无法看懂鼬那空虚无物的眼神。
他理了理头发,挫败的放弃再次探视鼬的想法。
须佐伸出手,向对方做出邀请的姿势:我们走吧。

 


----------ENDE--------
08.06.09.23点
08.06.10.1.25初稿
 

伪说明:三神众,日本的神说很多很复杂,“一颗米上有七位神仙”= =,所以只是参照了一种而已,偏见有- -
天照大御神是日本主神,是女神哦=V=
月读有说是他弟弟,不过没有什么戏份(咦),性格一看就是胡诌的OTZ
须佐之男,天照的弟弟,按照阴阳师的设定,他是天照,也就是卑弥呼的亲弟弟,之后也和姐姐一起升神。
他靠自己的力量消灭了八歧蛇,从蛇的尾巴里得到草薙剑,送给他的姐姐天照。
所以,说到斩蛇的话,那就一定会提到须佐~
然后关于文中的几个设定,一个是关于鼬的三个术,是和三神众签定了契约的技能,鼬的猝死也是因为契约,鼬之所以没有一同和三神签契约而是过了几年后才找须佐是因为他弟弟中了大蛇的咒。
另外就是,鼬小的时候就因为能力的特别而见到过几次三神众,之后才知道契约的事。之前有跟着连载写到一半的废文用这个设定的。
最后,一个无关重要的设定:一开始一直盯着须佐冻他的人有月读也有天照,并不是之后写到的月读一个人=V=。
可是说,天照是日本神话里是太阳的象征,月读则是月亮,须佐之男是妖魔。
 

于是,我说,这个文的CP就是须鼬和鼬佐……你够了
 


======================================
 

他煽动睫毛,慢慢醒来。
恍若隔世,恍若再生
 

在几乎要淹没他的深潭里,一双眼睛从黑暗里浮现,一双手把他拉出来。
他觉得自己应该如新生儿一样什么都不记得,而不是在见到站在他榻边对着他笑的男人瞬间从脑海里浮现他的名字:该死的,又是你,须佐。
 

他还记得须佐送他回到天照御所。那里早便为他留下了一室住处,挂着鼬的名字,以天照之神力,展现着对方最想见到的样子——团扇宇智波家古老的和室。
后来,就没印象了。他望着须佐,神情无情到无辜。
 

他被不领情的教训,同时也知道回到天照御馆时他的情况有多糟,须佐把他几乎毁败的生命救回来,以神明的手段。对方是冥地的统治者,一切显得理所当然。
须佐解释的时候眼神很无辜,话语很直白。
鼬面无表情的听他那些淋漓详致的描述,那些从他唇边流泻出的短促呻吟,仿佛抓紧救命稻草般攀住他的身体,或者是那些详细描述的美妙触感。
须佐的发言比三流色情小说更糟糕,当然没有比这些糟糕的内容是事实的情况更糟糕的。在之前与天照交谈时已经麻木到毫无知觉的四肢,现在已经能清楚的感受到血液的流动和床单的触感,他不再咳血,呼吸难过,头晕,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也恢复成团扇家特有的墨色。
“可惜,还是淡色的。”须佐停了一下,这样回答他。
鼬点点头,他觉得应该感谢对方救他,可他本来不打算活着,这很矛盾。
 

似乎对他随遇而安的态度很惊讶,须佐认真盯了他一会,的确是少有的漂亮的脸,刚品尝过的柔韧身体,但是这些还不够,只是这些还构不成鼬。
鼬对须佐的视线毫不在意,他甚至不在意在他昏睡前的几个小时里自己和须佐的肉体关系。天照御所很大,他望向窗外都是叠起的云和之间隐约而现的青竹发呆。
须佐突然噗的笑出了声,“鼬,”他扔出面镜子,“很有趣哦,你要看么?”
镜子映出的是黑色的火焰,嚣张的燃烧着吞噬周围,然后很快熄灭,远远的有个黑发的晓服倒下。
“天照。”鼬的声音平静,他甚至没有心情去揣测那件破败的衣服下面裹着谁的身体。
答案实在太过简单,变异非常明显,须佐拿来测试他的智力真是蔑视他了,他复而看了一眼那灼烧后八尾重伤的身体,他轻微的蹙了眉,他的天照可没那么乖巧的说停就停的。“新的契约么?”他想了会,还是开口询问。
“这是姐姐的事,我不知道。……好吧,镜子能看到一切,你自己看。”须佐没有骗他,也没有说全实话。
 

镜子里的景象再次切换,似乎已经不是战斗的地方,桌子的2端坐着2个人,须佐侧眼看了下鼬,心下开心的算计着对方什么时候能剥下冷漠的表象。
 

——对于我来说,那样的选择与失去鼬所造成的悲痛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鼬牺牲自己换取的和平并不是我所希望的。
——如果有否定我现在生存之道的家伙存在的话,就让我杀掉对来说重要的人,这样的话,也许他就能稍微了解,我的憎恨。
 

爱或是恨,早已深根在他们心中,无须挣扎,义无返顾。
 

镜像里的少年低垂着脸,一字一词说的坚毅从容,仿佛可以从渗透着凉意的冰冷语调里彻骨的憎恨。
前些日那个哭得凄凉的孩子似乎从未存在过,眼前镇定到冷酷的少年投射出的光芒连空气都为之冻结。
 

明明和兄长一样的脸,给予人的感觉却差了很远。
 

显得非常失望的须佐望着鼬凝固的脸,那张脸没有惊喜也没有不满,甚至没有对弟弟和斑的接触表示出惊讶。
他最后破坏契约赋予弟弟对抗斑的天照对斑完全没有作用,佐助的话明明挑明了自己知道兄长所做的一切,他费心维系的不淡不咸的平和在汹涌的复仇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他勉力要保护的孩子还是纳入那个人的控制。浑浑噩噩的从天照的领地中醒起来,原来的世界已经面目全非。
 

本来已经充分的准备好接受永远的沉睡,但是却在身边那个一脸坏水的主神的横加干涉下再次苏醒,难道只是为了让他确认自己之于这个世上对他最重要的血脉的重要性?
 

哇哦,哥哥的主张被完全不于理睬,鼬你家的教育很成问题,还是就你们2个兄弟那么奇怪变态?
须佐在一旁煽风点火,他身边丝毫不为所动的长兄让他有种非人类的错觉,他努力撩拨对方的脾气,并乐此不否。
 

这位奇异的契约者与自己完全不同,须佐如此审视。
对方过于平静的接受事实,许多到数不清的隐忍和坚守在顷刻间灰飞湮灭,他望着背道而驰的轮回连一丝叹气都吝啬的给出。那些执着和可以为之毁灭生命的代价,弟弟和村子,他在两者之间不断选择,挤压自己生存的空间直到终结。那些在旁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热血和虔诚,那些高昂代价下勉力得到的回报他竟然舍弃的如此干脆毫无惋惜。
鼬在世界面前沉默。须佐在他身边低头。
“我真不懂你。”他慢慢说道。
“因为之前,是我,也不是我。”过了很久,久到须佐以为对方不会给予回应的时候,鼬开口了。
“不懂,你从不悲伤,那些应该为之痛苦而难过的事,你好象全无感觉。”
“因为,那是为了目标,而支付的代价。并非没有感到痛苦,只是可以接受。”
 

须佐摆摆手,他讨厌这些繁复的语言文字,他指着最终画面里那个被着画面慢慢离开的身影,外套上的团扇家纹工整清晰,佐助从没有舍弃这个名字,一如这个家纹。
“这个孩子喜欢你,然后爱你,再然后恨你,当发现不应该恨你时,那些无法再变回爱的恨不得不找寻新的出口到。所以,他依旧在恨。他把爱当恨来饱食,那就是他最后完整的感情。”鼬看着须佐,他以为对方并不了解那些复杂的事情,“你醒来之前,月读那个家伙看着你弟弟说的。”他承认,他的确不会说出这些纠葛的台词。
但是,现在,似乎,开始有些理解。
哥哥是怎么样的人,弟弟也一样。
 

“鼬,之前你所有的伤病和痛苦,在这里都不再存在。所以,在接下去漫长的时间里,你可以做自己。”他努力使自己也能说出点象样的话来。
似乎是考量到面对闷罐头一样的哥哥,直接告诉对方意图比徒劳猜测对方想法来的轻松实际的多。所以天照才会把人交到自己一直线思维的末弟手上。
有个弟弟,总是好的。她想。
 

鼬点了点头。这是良好交往的第一步。
“然后,你知道吧,我也许还能带你去地上逛逛。”得寸进尺的家伙开始坐到他身边爆料,“乘那2个家伙不注意,下雨天,阴天,没太阳没月亮的,陪你去看看这片美丽大地。”
 


ENDE
 

08.09.12初稿
09.07.17完稿



GJ我很能拖!
剧情继续延续上一篇内容。就当鼬娘娘(他是东宫)一年一次生日文好了= =
最后月读还是设定为男人了窘= =
最后结尾的有些仓促,整个调子都废了,我还真是文盲OTZ
没有太阳没有月亮的日子,就是太阳神天照和月亮神月读都不在的时候,这个笨蛋弟弟须佐之男可以蒙着哥哥姐姐的眼睛瞎来来的时候= =
可是,他能瞎来来啥呀||||||||||||||||||||||||||

 

于是,我说,这个文的CP就是须鼬和佐鼬……真对称,躺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门廊入口

这就是门廊(默念)

宫主/瑞穆AT
血型/0(念蛋)
人生目标是淑女


YUUSO在萌(重音)

☆☆☆☆☆☆☆☆☆
§沉默多年已经完全见不出原本属性
§应该是个家族控
§应该是个声优控
§应该是个游戏控
§应该是个历史控
§应该是个宝冢控
§绝对是个败类-。-


家族成员列队
父亲/池田秀一
儿子/SPHIROTH/萨菲罗斯
宠物/MERO儿子/宇宙英雄泰罗
正宫/张郃
东宫/宇智波鼬
西宫/留给那位还没死的哥哥

宠爱兄长无数
衍生父亲许多
他们都是受……

☆☆☆☆☆☆☆☆☆
神样
李世民
织田信长
盐泽兼人
反正都是死人

绘神
KASUMI
ねーぽん
千鳥ぺこ

戳心戳肺的爱人
马场扯扯
鲇桑
神奈桑
(三连星纵队三倍速出击)

☆☆☆☆☆☆☆☆☆
那些扔不下的旧爱
GILBERTXREY(逆可)
YARKXATHRUN(逆可)
ATOBEXOSHITARI
DANTEXVIRGE
NIOXYAGYU
织田信长X明智光秀(逆可)
石田三成X曹丕
戴·古X克莉斯丁·V
郭嘉X荀彧
夏侯妙才X张儁乂


☆☆☆☆☆☆☆☆☆
那些挡不住的新欢
VENCENTXSEPHIROTH
琴酒X赤井秀一(逆可)
MEGATRONXCONVOY(日系指定,逆可)
XANXUSXSQUALO(逆可)
云雀恭弥X六道骸(逆可)
枢木スザク×ルルーシュ
褚士朗·泰坦尼亚X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逆可)
アムロXシャア
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
宫主神经脆弱
雷点高又低着
萌点多又少着
RP燃又烧着

最近在控真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女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GL这究竟是怎样啊啊啊!


严禁无断转载哦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CM

[01/13 hitomi]
[01/13 w]
[12/29 hitomi]
[03/25 hitomi]
[03/25 AT]

按手印处


围那个脖


镇宅之宝


随时大字报


Copyright ©  -- 浮水須遥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押し花とアイコン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