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HOME Admin Write

浮水須遥

すべてがわが手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瑞穆五月
时间跨度长,文风有变,不适应者闪
草稿未修,涩字注意,以上
CP:咩的还是信光= =背景啊,背景就是金橘头第2场小谷城战吧=,=
去本篇的传送门未做,请自行前往

锋利的刀在空气里轻微的颤抖,上等的樱纸反复的擦拭着刀身,一侧是削铁如泥的刀锋,另一侧是古雅的素系花纹,以严谨的姿态排列在一起,樱纸拂过,折射了一片白银的光泽。承袭了古老风格的日本刀,却有着灵剑之名,在装饰得几乎可以算过分华丽的刀鞘上有着变体的布都御魂的字眼。看似非常宗教化的名字,正如它的主人一般,代表了御守灵魂的意念。

刀的主人只是穿着室内的便服,正在专注着手里的工作,几乎是带了尖刻的眼神注视着刀刃上的每一个细节,反射着他墨色的瞳仁。
也许是太过专注了神情,让他多少丧失了一些武将本应该有的警惕。

当他的主君从身后困住他的时候,他明显的是被惊喝到了,浑身上下一阵强烈的抗拒惹来对方不怀好意的晒笑。

“光秀,你在干什么?”对方贴的很近,说话时胡子会时不时蹭到他,他便不自觉的想要往旁边侧着头,很本能的,他想回避这个问题。
而这样的结果只会得到对方更加明显的嘲笑。“不要告诉我,一整天你都在擦这把刀,光秀。”

光秀的动作有一瞬的停顿,这足够让信长证实他的推断。这个聪明绝顶的家伙其实固执的无可理喻。
“我以为你会明白,看来我高估了你,光秀。”并没有放开环着对方的手臂,仍保持着亲昵的姿势,信长说出的话却已公式公化。

光秀沉默着,白天,死在布都御魂下的生命是对方的连襟,是他妹妹的丈夫。
之前在阵前辛苦游说对方放弃那些危险的念头,看着对方在艰难的抉择中挣扎,不自然的流露出不甘又绝望的神态。光秀原本以为可以保住他的生命,所以选择了,或者说替对方选择了投降。织田家的当主不应该杀了他难道不是么,那么躺倒在军帐中的尸体又是谁呢。

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味好象挥之不去,束缚了他的手脚,让他动弹不得。
他无可遏止的陷入自责,浅井家已经灭亡,他看到织田信长招进秀吉谈话的动作,知道长政死前艰难维系下的嫡子将要不保,这沾染着血的布都御魂重得他拿不起来,锋利的刀面上背负的生命要如何能够顺从着菩佗的指引去向那极乐的世界。

返城的时候他很沉默,然后拒绝了受赏宴会,关在自己的宅子里直到被信长一把逮住。可以察觉对方刚从宴会上下来,从身后探出扣住腰身的手臂套在正式的礼服下,他开口说话或者出声讥笑都能闻到清淡的酒味。

织田家最得宠的武将停顿了一下,那些在脑子里反转了多时的景象消失了,他无法继续无动于衷下去。
“正如您所知道的那样,在小谷城一战后,浅井长政早已失去心中的大义,他的生只会让他痛苦,他的大义和爱早已死亡。”
“你却还是在他前来本阵寻求高贵的战死时把他拉住,打动他心中还有的那么一点点留恋,哼。”信长在他耳侧不满的哼唧,他早知道自己的宠臣不满他打击报复妹夫的行为,战备的军事会议上,身穿绣着桔梗花家纹羽织的武将总是保持沉默,即使提问起来,也只是恭谨的俯身,单声的附和。所以在部署上,明智的军队甚至没有排到后援的补充兵力上,只是轻描淡写的让他管理监督从京一路来近江的粮草。
“……他想为了自己死,我想他为了别人活着,”他在为接下去要说的话微微颤抖,然后被抱得更紧了些,“他是近江浅井家的家主,他死了,他的家族会灭亡,他的继承人您不会留下,市姬该怎么办。被留下来的人不得不忍受痛苦……”
信长果断的打断他的话,“够了,这是在明智家族被灭城后被迫留下的你的怨恨吗?”
他停顿了一下,极力驱除那些如噩梦般的画面,喃喃重复“只要活着……”
“什么?”
“不是怨恨,只是悲哀。”他不愿意再继续对话,隔开对方的禁锢,他站的起来。

本意只是把自己的佩剑重新放回剑架,再回头劝服主君回去的光秀完全没有料及对方的突然袭击,跨出第一步后那个突然被抓住的脚踝的意外触感甚至让他感觉迟缓了一下,温热的充满了力量的手掌,带着巨大的力量把那只脚踝往后扯。一瞬间他被摔回了榻榻米,反射性的保护心肺的动作让他在半空勉强转了方向,整个右手臂和腿都痛得好象被割裂开来。布都御魂被远远的摔去角落。
他试的吸进一些空气,缓解一下刚才被搅干一样的不适。
他的主君总是做一些让别人感到疼痛的事情,而自从延历寺后,这个动作的承受对象似乎总偏向自己。光秀挪动脖子,去看那个毫无悔过之意的男人,他已经松开自己的脚踝,沿着他躺倒的姿态慢慢爬上来,两手撑在两侧,把人圈固在同自己肩膀般狭小的范围内,第六天的魔王俯视他的家臣,一个漂亮的连悲伤起来也很冷漠的男人。
“织田信长是你的工具吗?”
“……”他无言以对。
“你是织田信长的工具吗?”
“……”他无法理解。
“两个问题都无法回答的话,我来告诉你。”信长慢慢俯身下来,缓慢拉长的尾句在他耳边回荡。
“悲伤或是怨恨,这些都不重要。明智光秀的存在,早已是织田信长的所有物。那一夜,我便如此告诉你。”信长歪着嘴笑,这使他看起来不羁又狂傲,右手依旧按向对方的脖颈,拇指和食指扣住他的下颚,他总是非常喜欢这样控制光秀的感觉。
“需要让你再次回忆起来吗?光秀。”他亲吻身下的男人,吞噬他的空气,阻断他的呼吸,好象要把他身体里的东西榨干,再放入新的东西一般。

第二个,织田信长如此说到。

——————瑞穆五月·完——————

虽然是完了,不容易啊,开篇的时候是06年的事啊
现在他已经成为不在爱恨之间的中间一段,大纲没带,不记得是MISSION12还是13,14还是几了||||||||||||||||
这是第二个,也就是说,之前有第一个,而且是造成工口的原因和初工口达成(诶呀呀好艰难)
之后么,理论上有第三个……唔,就算有吧= =
应该等写完了鸭梨告白后写……呃,鉴于鸭梨在接下去的5千字内不会再告白了所以还是算了= =||||
之前BLOG标题里有一句あの方が潰され前に、愛を伝えていたたきます
这是给MOP的……所以,我真的要三个坑一起填,普神保佑我=3=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门廊入口

这就是门廊(默念)

宫主/瑞穆AT
血型/0(念蛋)
人生目标是淑女


YUUSO在萌(重音)

☆☆☆☆☆☆☆☆☆
§沉默多年已经完全见不出原本属性
§应该是个家族控
§应该是个声优控
§应该是个游戏控
§应该是个历史控
§应该是个宝冢控
§绝对是个败类-。-


家族成员列队
父亲/池田秀一
儿子/SPHIROTH/萨菲罗斯
宠物/MERO儿子/宇宙英雄泰罗
正宫/张郃
东宫/宇智波鼬
西宫/留给那位还没死的哥哥

宠爱兄长无数
衍生父亲许多
他们都是受……

☆☆☆☆☆☆☆☆☆
神样
李世民
织田信长
盐泽兼人
反正都是死人

绘神
KASUMI
ねーぽん
千鳥ぺこ

戳心戳肺的爱人
马场扯扯
鲇桑
神奈桑
(三连星纵队三倍速出击)

☆☆☆☆☆☆☆☆☆
那些扔不下的旧爱
GILBERTXREY(逆可)
YARKXATHRUN(逆可)
ATOBEXOSHITARI
DANTEXVIRGE
NIOXYAGYU
织田信长X明智光秀(逆可)
石田三成X曹丕
戴·古X克莉斯丁·V
郭嘉X荀彧
夏侯妙才X张儁乂


☆☆☆☆☆☆☆☆☆
那些挡不住的新欢
VENCENTXSEPHIROTH
琴酒X赤井秀一(逆可)
MEGATRONXCONVOY(日系指定,逆可)
XANXUSXSQUALO(逆可)
云雀恭弥X六道骸(逆可)
枢木スザク×ルルーシュ
褚士朗·泰坦尼亚X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逆可)
アムロXシャア
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
宫主神经脆弱
雷点高又低着
萌点多又少着
RP燃又烧着

最近在控真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女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GL这究竟是怎样啊啊啊!


严禁无断转载哦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CM

[01/13 hitomi]
[01/13 w]
[12/29 hitomi]
[03/25 hitomi]
[03/25 AT]

按手印处


围那个脖


镇宅之宝


随时大字报


Copyright ©  -- 浮水須遥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押し花とアイコン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