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HOME Admin Write

浮水須遥

すべてがわが手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说明……
就是道祖宗的角色们!
不管你们看过没看过,挑了几个严重扭曲我的
列单如下:
阎王(建国大业)伪的,很伪的
王爷(少包1)CP很莫名,对方是李后主单名为煜
天启帝(江山风雨情)对手是有爱的糊糊啊!军仔的明太祖朱元璋(你砍死我得了)
秦始皇(英雄)对手是末代皇帝傅仪……我该死

另外是时间不够OR没想到要写的……越王,康熙帝玄烨
唔,让我多折腾折腾||||||

 

关于好不热闹的某些地方
 

原本他觉得自己是死的其所的,他见证了那些辉煌而光耀的时刻,绝对不悔此生的,如此带着安定而满足的表情,轻抚胸口,他以为这样闭下眼睛可以安稳的睡到天荒地老沧海桑田
不知道是谁错了,还是时间错了
他忍不住了,这变态地方八卦横飞,终于有一天也轮到了他,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没中死亡
他急急忙忙的扒开地皮跑出来,凤眼一抬:“劳资就是阎锦文,黄埔14期毕业生,军统处稽查大队副队长,劳资在上海是被策反的不是卧底不是地下党,更不是和局座玩爱恨情仇的,你们认错人了|||||||||||”



关于众说纷纭的王爷
 

赵匡胤最小的儿子因为追猫迷路到这偏僻的行宫时,那个名义上的主子正在扫落花。
对方从未见过那人见人欢的小皇子,那粉扑扑的小脸软软的甚是招人喜欢,只是自己已经过了会喜欢小孩子的日子,他默然的看着那个孩子,甚至想着,快点哭吧,这样宫女就可以带你离开了。
可惜,赵德芳一如他的父亲一样做出来的任何事从来不会顺着他的意来。他那双熬红工匠双眼的金缕靴子踏进小小的庭院,踩在片片落红上,抬头看着他问道:“这就是‘落花无情’的景致吗?真是好悲伤啊。”小小的孩子念着他做的词里的句子,无邪的问他。
违命侯楞了一下,他借着扫把的支撑慢慢蹲下身,入秋后他开始不适应北方的寒冷,好些年下来,他每当这个开始飘北风的日子膝盖就是要疼的。
他放下身段和那个孩子平视,的确是非常漂亮聪明的孩子,又不怕生,冲着他乐呵呵的笑着,他正想说些什么,却瞄到孩子胸前挂着的玉佩,刻着主人名字的玉佩扎伤了他的眼。
那股欢乐的气息不再,如果没有见到这可爱的孩子就好了,如果他没因为他的到来而感觉欢乐就好了,如果他不是那个人的孩子就好了。他僵直了好久才慢慢垂下头,低低的声音穿越秋日的悲凉:“违命侯李重光,见过八皇子殿下。”
 


关于那至今都没让我搞清楚的那些个啥
 

听说天启来的时候,他正在掰山药,正听着下人这么一说,他“啊”了一下,硬是把一块掰成了两块。
哦漏,他那么早下来干嘛?不,他怎么现在才下来?他一边念叨一边洗着双手招呼宦官给他更衣,更是匆匆忙忙的跑去见他。为帝七年,他本来以为天启可以活的更长久些的,虽然他前几天还叫嚣着要他早死早下来。
“天启!你怎么来了?”见到本人了,他乐滋滋的围着对方转来转去。
裹着绫罗锦缎,那人瞅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说,“时间到了,我就下来了。”四周的人一起抽气,诶哟,主子,这人是我们祖宗啊你怎么这样回话的。
他倒也不在意,继续问到:“那,现在是你弟弟崇祯了?”
“是啊,我困了,你回去么?”于是下面只有一片扶墙哀叹声了。
对此完全没有自觉,明太祖只是笑笑继续绕着他圈圈,好好,没事,我这就回去。却是一步没挪出去。
他不象他,眉眼的风情太过明显了,毕竟隔了好多代了,他望着他睡觉的样子这么安慰自己。算了,他知道他苦心经营的帝国会毁在他手里,前段日子他还在自己的行宫里哇哇大叫,现在平静了,他过来看看他,就看一张睡的毫无表情的脸,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满。
“好好休息,我不责怪你,我不为难你,你不是王朝的终末,你的弟弟会为你背负一切。”
 


PS:糊糊你对这个妖孽祖宗真好TAT



关于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水仙
 

始皇帝那一挥手,一群人就万分紧张的驾着马车去遥远的清陵把人带过来。
大概一身被差使惯了,他也就被这么拉扯的坐上马车一路观山望水的过来,安安静静的,伺候的问起来,他也就笑笑回答:“一直呆在禁城里,或是监狱里,都没怎么看过这片好山好水。”
这一说,把一群人都说噤声不语了。
车路晃晃悠悠的也算到了西安,不算上半路被拦下来请客吃饭,光是走路也花了三个月。
傅仪整顿仪容抬头看那位始帝时,对方已经打量他很久了,从他开始别扭的纠结不习惯的朝服开始,于是他又是一惊,搁在衣摆上的手不晓得该不该放下来就那么僵着,于是高位上的帝王笑了,他笑起来真有皇帝味道,和之前在昭陵见到那个一心想搞胖自己的优雅皇帝不是一个调儿的。
傅仪就那么仰视着他,就象仰视他终生没有得到的所谓的帝王的威仪。他只是一个被捏在众人手里招摇权势的傀儡人形。唯一被人记住的,就是他带着终结帝制的屈辱印记踏过历史,踏进他的宫殿,高耸宏伟,掩埋掉他的渺小。
他和始帝有些象,只是对方强烈的气场淹没了那些理应很柔软的线条,他们隔着长长的宫阶,隔了千年时光,隔了万重山峦,在唯一的一方土地上,视线交缠,圈出千年轮回的无尽回响。


我是坏人
哭了OTZ
就算雷死人我还是在这样的地方脑补的不行啊……
另外有人说我不会言情不会狗血……本宫还不信了|||||||||||XD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無題

这是你写的?

Re:無題

=皿=很奇怪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门廊入口

这就是门廊(默念)

宫主/瑞穆AT
血型/0(念蛋)
人生目标是淑女


YUUSO在萌(重音)

☆☆☆☆☆☆☆☆☆
§沉默多年已经完全见不出原本属性
§应该是个家族控
§应该是个声优控
§应该是个游戏控
§应该是个历史控
§应该是个宝冢控
§绝对是个败类-。-


家族成员列队
父亲/池田秀一
儿子/SPHIROTH/萨菲罗斯
宠物/MERO儿子/宇宙英雄泰罗
正宫/张郃
东宫/宇智波鼬
西宫/留给那位还没死的哥哥

宠爱兄长无数
衍生父亲许多
他们都是受……

☆☆☆☆☆☆☆☆☆
神样
李世民
织田信长
盐泽兼人
反正都是死人

绘神
KASUMI
ねーぽん
千鳥ぺこ

戳心戳肺的爱人
马场扯扯
鲇桑
神奈桑
(三连星纵队三倍速出击)

☆☆☆☆☆☆☆☆☆
那些扔不下的旧爱
GILBERTXREY(逆可)
YARKXATHRUN(逆可)
ATOBEXOSHITARI
DANTEXVIRGE
NIOXYAGYU
织田信长X明智光秀(逆可)
石田三成X曹丕
戴·古X克莉斯丁·V
郭嘉X荀彧
夏侯妙才X张儁乂


☆☆☆☆☆☆☆☆☆
那些挡不住的新欢
VENCENTXSEPHIROTH
琴酒X赤井秀一(逆可)
MEGATRONXCONVOY(日系指定,逆可)
XANXUSXSQUALO(逆可)
云雀恭弥X六道骸(逆可)
枢木スザク×ルルーシュ
褚士朗·泰坦尼亚X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逆可)
アムロXシャア
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
宫主神经脆弱
雷点高又低着
萌点多又少着
RP燃又烧着

最近在控真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女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GL这究竟是怎样啊啊啊!


严禁无断转载哦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CM

[01/13 hitomi]
[01/13 w]
[12/29 hitomi]
[03/25 hitomi]
[03/25 AT]

按手印处


围那个脖


镇宅之宝


随时大字报


Copyright ©  -- 浮水須遥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押し花とアイコン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