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HOME Admin Write

浮水須遥

すべてがわが手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M5

足利义昭的态度意外的好说话,在从朝仓前去美浓的路上,他在知道光秀成为织田信长的家臣、不能经常在他身边时也只是不满的蹙起眉毛,拽着光秀的手硬是要求“在每一个我要求你来见我的时候都要来哦”,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便心满意足的坐回垫子上。把玩那些爱不释手的玉石。

在见到织田信长后,义昭才真正明白光秀为什么说要把赌压在他身上,那个男人所散发的霸气和强势总有一天会使他成为日之本所有人忌惮的存在。一时间他觉得自己上京是件多么轻松的事,还未成为事实的虚荣心刺激着他,很快便醉倒在侍女的小袖上。

从岐阜城到京骑马只需要一天的时候,走路的话则需要整整三天,在立夏前织田信长的军队便整装从岐阜城出发上洛,站在面前的敌人只有一个——六角。

对织田军来说,胜利来的未免有些太过容易。
站在熟悉的京都的大街上,光秀不免这样想着。

军议仿佛成了摆设般,在主君的一声号令下,势如破竹的军队简单的攻破了六角领地里的第一座城池,然后是第2座。原来在京都等着嘲笑败退来寻求庇护的六角的三好家重臣松永久秀,看到的却是列队整齐的织田军队。

于是那个被后世称为阴险狡诈的松永久秀几乎是一夜之间从京畿撤退后朝着更东面的中国方面退去,留给织田信长的,就是一片拱手相让的京都。

光秀谢绝了在征途中稍有交谈的武将一起出行的要求,缩回临时安排下的住处,他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办。
很快,又有人来打扰他的计划。
站在玄关行礼的少年是光秀熟悉的人,他无奈的望着对方恭敬的态度传述着主君毫不客气的命令,只得叹气的说,辛苦了,兰丸。

连整理装容的时间都没有给予,光秀便站到了信长暂居的东寺。
一路上光秀遇到一队队前来向信长祝贺的公家大臣,为了等待信长的接见而聚集在一起聊天等待,用扇子挡在嘴边低声轻笑。他不禁好笑,这群人等着见他,他却等着见自己。

首席上,正端详着一只茶入的信长很快发现他要等的人已经来到,他裂开嘴,摆现的朝远远的还在廊外的光秀端起茶入:“看,光秀,猜猜是什么?”

比普通的茶入看起来要更加小一些,外型非常好看,花色应该也不错,可惜太远了,只能恍惚的看到鲜艳茶色和黑色。光秀远远的看着,想了想便开口行礼:“恭喜主公得到了天下闻名的茶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名贵的茶入——九十九髪茄子。”

这下轮到信长惊讶的睁大眼睛,“诶?你怎么知道?快过来,光秀!哼,我还想你在面前卖弄一番,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是因为,我过来的时候见到丹羽大人的家纹旗,追击松永久秀的部队已经回来了。”他并没有因为信长的急切召唤而失了礼节,他等随侍的小姓为他上茶后才开口解释。
“唔,”信长想了想,“对,我刚让他们回来的。”
“能让您退兵的理由不多,而松永那里正好握有一个。如此想的话,就很好理解他已经派使者把您最喜欢的九十九髪茄子送来了。”
“哈哈哈哈,非常漂亮。”信长显得很高兴,一语双关的把名贵的茶器举到光秀面前,“多么适合成为与信长相匹配的宝物。”
因为喝了酒而有些迷醉的双眼眯了起来,似乎着迷般的望着手中的九十九髪茄子,也许也在望着那个视线后轻轻低头的男子。


----TBC----
前后写了2个月,但是真正在写的时间大概不超过3小时OTZ
阿弥陀佛,普神保佑
今年再窗他我就可以去跳马六甲了ORZ

很明显,魔王(不是爸爸)开始喜欢光秀了,但是闷骚男至今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个是个冷血恶毒的家伙。害我又要费心思,你直接喜欢魔王我事情就可以少许多OTZZZZZZZZZZZZZZZZZZZ(滚)


另外,我更新的是这个的话,某人大概很想手刃了我啊……


人变态起来是没有底线和节制的(认真直江貌)
看那个狗血标题就能知道,蛋定
(9.19指定更新御用祝词:沙姑娘生日快乐OTZ)

---正文---

m1
哥哥从出生开始就和自己是不同的,义昭从懂事起便明白的了解到这样的一个事实,即使在开茶会这样的时候,坐的人们的最中心的地方始终是被人们尊为征夷大将军的义辉兄长,而那样热切的目光始终不会落在他自己的身上。

所以,在刚完成元服的仪式后便被要求去兴福寺的一乘院出家的时候义昭也没有露出愤怒或者悲伤的表情,他只是盯着眼前用恭谨的神态行礼的三好家家臣松永久秀,为了元服而制作的精致直垂使用了最好的面料,而义昭抬手抚摩上去的手感却脆弱的让他感到心寒。

觉庆这个名字真的是完全的不好听,可是他也没有任何借口能够拒绝这个沿袭了古老戒律而来的名字,他只是一语不发的听那群老的好象过时的橘子一般的和尚对着他念着晦涩的佛文后把打扫西侧的院子的工作交给了他。

至少他可以不用那么无聊。义昭那么想着。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平静的好象时间早已停止了摆动,这让还是在少年期的义昭觉得无聊透顶,以前虽然也总是被人限制着,但从来没有如现在般被人无视自己的存在。
总有一天,他会要回自己的身份,觉庆有些愤恨的想。他是源氏一族的名门,世代为室町幕府的大将军,他擅长和歌,有着贵族的风雅气质,他的手天生是应该抚琴捻花的,而不是摸着枯枝扎成的扫把。
义昭一边机械的挥动着扫把一边狠狠的想着那些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想到一些激烈的事情后他的眼睛便透露出明亮的光泽。

明智十兵卫光秀走上平缓的台阶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一个留发的年轻僧人以奇怪的姿势打扫着空旷的庭院,满地都是那些长青的树木在早春开始凋落了叶子,可他只是在几乎同一块地方挥动手上的东西,根本就是毫无成效的工作。他的脸低垂着,唯一看得清的只是寓意不明的浮现在唇边的笑意。

他几乎是一下子认出眼前的人便是自己要找年轻人,深信那人身上流淌着最纯正的足利家的血统。
他想自己的流浪终于有了回报,就好象是为了证明自身的价值般,他在明智家落城后便四处流浪着找寻死去的义辉的弟弟义昭,把他重新带回将军的位置,确定他的正统性,昭示天下。不可抑制,似乎只有从那大义的份上他才可以让自己骄傲而高贵的心得到满足。
特地向朝仓家辞行是在得到义昭在兴福寺的消息的第2天。他恭谨的行礼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花了一天的时间走到这里,一眼认出了义昭,这让他长久以来等待的心情得到舒缓。
几乎是带着清浅的微笑,他慢慢朝他走去。

义昭还沉浸在他自己的思想里,直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唤他的名字“义昭殿下”,这是他来到兴福寺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他有些茫然的抬头,看到一名从没见到个陌生的男人默默的跪在他面前,一身长途跋涉的样子,遮阳的斗笠被放在身边,明明是戎装的武士,却留着长而直的头发恭顺的垂在身后。
年轻的足利家的继承人,轻蹙着眉,充满了戒备的看着他。
那个时候他只有23岁。


 

m2

义昭一直觉得,那个似火的傍晚象一场梦一样。那个红的冰冷的太阳还垂在天边的时候他还仅仅是兴佛寺里一个打杂的僧人,但当他再次看到那日轮,他已经是足利的唯一的继承人,他的面前有着幕府将军的位置等着他,从此之后就是天皇之下,万人之上。

那样的新身份让人有些难以适应,他不安的凑近了火堆,更谨慎的朝身边的男人瞟去一眼。
在火光下,对方的侧脸被鲜明的突显出来,那是一张漂亮的美浓地区的人才有的脸。

他记得那张脸在夕阳的辉映下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他朝自己伸出手,而自己是多么义无返顾的握住。

那个晚上自己许诺了对方什么,无非是些高贵的名分和显赫的地位,明智家的少主把他从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带了出来,他自然要给对方应得的回报。直到很久以后义昭才开始明白,最初的一眼让他看到的是什么,以及那时对方仅仅是微笑着回望他的眼神又述说着什么样的期望。

他捧着烤好的红薯在发呆,这个本来要到秋末落叶的时候才能吃到的烤红薯,它不似在那闲适的和歌会上,从侍女的手中一层层传递过来被擦拭的很干净温度也被捂合到不烫手的同类,它灼烤着未来的将军大人的手指,他有些艰难的把红薯在2只手上来回翻转,慢慢适应它的温度,小心翼翼的拨了外皮,烤的香嫩的橘红色的红薯冒着热气,他小口的抿着,即使他从来看不起那些古板的礼教,却早把那些印在他的所有习惯中,义昭注意到整个过程光秀都只是平静的望着火苗,和之前夕阳中的样子不同,一半映在火光下,另外一半则隐在黑暗里,他的侧面很放松,带着轻浅的笑意。义昭还在苦寻打动对方的方法,说到许久,那人转过了脸,阴影线在脸上迅速滑过,那些柔和的表情仿佛不曾存在过,光秀轻轻点头,“……,有人,快走。”
义昭连发呆的时间都没有,光秀抬手扯下披风灭了面前的篝火,拉着义昭快速离开,他的表情冷淡,充满萧杀之气。

兴福寺的僧兵很快为了找寻不见的觉庆而出动搜山,有些人发现了他们之前留下的火堆,便招集了更多的人手。
安静等待一排僧兵走过后,光秀探出头来,似乎是之前太过大意了,他不应该在晚餐上花费那么多时间。通往京的路大概已经被监视起来,他必须选择别的道路。

他很快思索了一下,低声说了一句走了边要起身,那只手拉住了他。
义昭已经不想顾及面子的问题,那只被绊到的脚肿了起来,痛得他只想大叫,之前一直顾着面子没有叫出来,如果现在光秀要他走的话绝对没可能,义昭给他看了那只受伤的脚,脚背是肿的,被草鞋勒住,又鼓了起来,非常可怜。
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光秀侧下身体,示意义昭爬到他背上。

以后,从兴福寺到越前朝仓的这一路都是光秀背他走过来的。

不止一次,义昭不管是在朝仓给他在越前的御所一乘院还是之后织田信长给他在京建的二条院,他总是会在那些华丽舒适的居所里梦见那晚上的情景,真实的仿佛可以握在手里,他趴在对方的背上,那些软甲贴在他胸口,害他呼吸困难的靠着对方的颈侧换气,黑色长发的味道清晰的传入他的嗅觉,那是非常贵重的薰香,在他试图尝试分辨那些味道而凑得更近时却只能闻到男人的汗味。除了不断变化的树影和不变的星空,一切都漫长的让他难受,他更努力的抓紧前面的人,环住他的脖子,对方很温暖,这是世界上他能依靠的唯一一人。

那条路似乎永远到不了尽头,他总是被梦魇搅扰到烦躁,一身汗水的醒来,惶惶然的想起自己身处的地方。

那个时候他只有光秀,现在他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光秀。

再一次,希望能得到那个晚上的温暖,足利义昭如此真切期待着。

M3

++++++++++++++++++++++++++

在与义昭、藤孝围着地图讨论了一整晚后,终于决定向骏河的今川家伸手,籍由和武田、北条家的联合盟约,今川家已经是东海不能小觑的大名。而现在他正于尾张的织田家对峙中,如果赢了,好吧,在兵力相差十倍的战场上,光秀看不到今川义元失败的可能。
光秀出使今川家的事很快就决定下来,拟好了行程,从义昭到达今川的阵营需要穿过织田家的领土,他记得以前流浪时,桶狭间的一侧有小路可以很快抵达。光秀对着走出玄关给他送行的藤孝一个安抚的微笑,“放心,我没忘。”光秀知道对方担心的事,织田家有他出嫁了几年的表妹,归蝶。但这不能阻止光秀选择今川家,也不能阻止他送足利义昭上洛的愿望。

达到桶狭间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给他指路的农民告诉他晚上会下雨并请他留下。那些看起来安分度日的农民似乎并不太担心几里远外就是织田军的营地,甚至还愿意让他这个身份不明的武士留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军纪支持起那个织田家的?光秀一瞬间涌上的好奇,很快随着雨水的到来而消失。
他买了农民的雨具,谢绝了对方的好意,盘算着晚些便能到达今川的阵前。

雨比光秀想象的大很多,稍稍起雾时雨才小了些,也因此,光秀很快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在这样黑暗的光线下,站在山野小路中间一定会被飞奔的马踩死,他快速的站向一边,低着头恭送一队骑兵通过。
他疑惑,这些只带着武器的轻骑兵不会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路而来,那只可能是织田家的部队,可是仅仅靠这些数量的骑兵就想奇袭今川军十万的军队实在过于勉强。带队的人穿着将军才有资格的羽织,他突然有些好奇是哪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无视常识妄图颠覆正统合战的。
他踏着马蹄肆虐后的山径,跟了上去。

雨水中的血腥气浓的化不开,喊杀声已经停了,胜负已分。光秀站在坡顶上,下面是残败的今川本阵。背着织田瓜背旗的士兵在一堆尸体上搬运枪支,大声谈笑。一个轻足兵队长模样的人叫着信长大人的名字一路跑来,他扑的跪在男人面前,一身紫色织田瓜的羽织,这是光秀第二次见到。那被采用奇袭战术的大胆男人,就是织田家的家督,织田信秀的三子,织田上总介信长。

“就是织田家的那个傻瓜。”归蝶用这样不屑的口吻向她的表兄解释自己未来的丈夫。
那时,明智光秀还是年幼,以质子的难堪身份住进了稻叶山城,城主斋藤道三是个厉害的人,稻叶山城就是这位从卖油起家的男人成功的证明,光秀叫他姑丈。
归蝶是他的表妹,她很快要嫁给长野城的少主织田信长,小公主大方的邀请光秀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光秀却在答应之后,婚礼之前,离开了稻叶山城。

他没有见到信长,今天是第一次,那样的男人很难有词汇来形容,仿佛只要站在那里,就会使人有跪下去的冲动。
光秀静静的站了一会,转身离开。


身后,织田信长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举起了血肉模糊的今川义元的头颅。

几个月后,光秀领着一众人,怀揣足利义昭的信函走进了岐阜城。

+++++++++++++++

听到今川家灭亡的时候,义昭惊讶的把茶杯扣回杯盘里,“那要怎么样!”他愤怒的冲着光秀叫道。
“请把赌压在织田信长身上吧。”似乎早就意识到这样的问话,抬头无视义昭杀人般的表情,光秀的话语气平静。从桶狭间他看到对方无可限量的将来和霸主的影子。

光秀以觐见公家的礼节跪在廊外,直垂干净整洁。织田信长只能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影,他不耐的要男人靠近说话。他眯着眼,看着那个人影挪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真是让人生气的家伙。
“你的腿断了吗?”挑拨的话说得相当不客气。光秀抬头看了一眼,越过织田家列队而坐的家臣,恭谨的走到信长的榻前,低身,行礼。

信长提起身边的礼册,漫不经心的叨念起来:马具,马匹,茶具,字画,金沙。突然,他笑出声来,“这些礼物我看不出有什么值得我为足利那个和尚冒险上京的价值。”
“请等一下,织田信长大人,请不要把义昭殿下的选择,看做您个人单方面的付出。您将以将军义父的身份和大义出行,讨伐沿路的大名,上洛后您的地位和领地也会得到天皇陛下的认可,授予正式的官位。同时义昭殿下也能得到将军的地位,织田家便是将军的靠山,对于将要得到的谢礼相比,这些礼物也仅仅只代表了义昭殿下的诚意。”
织田信长又笑了,他显得心情愉快,“哇哦,我收回前言,义昭的见面礼很不错,把头抬起来。没有人告诉你说话时要看对方的眼睛么?”
闻言抬头的光秀看到的就是信长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非常年轻的面孔,眼睛也好眉毛也好,都透露着坚定不愿妥协的一直,两撮胡须被打理的很仔细,显得精明强悍。光秀感到对方认真审视他的脸,好象在评估价值一般,试探的问起毫不相关的话题:“你就是明智十兵卫光秀?”他显然对礼单的署名和义昭的信函没动眼看过,面对已经交谈多时的客人居然不知道是谁。即使再怎么无礼的话都能被他理所当然的说出来。光秀无言的低头,那人愉快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阿浓说的果然没有错,我很中意啊。足利义昭的礼物,织田信长确实收到了。”他停了一下,等着光秀抬头询问他的答复,然后继续说,“至于你光秀,我给你三千石的俸禄,来侍奉我吧。”
“您说什么?”
“三千石不够?那五千好了,你是义昭生意诚意送来的,我自然要好好收下。”
“光秀不是礼品,只是代表了义昭殿下出使织田家,请您注意您的话。”
“这样说就不对了,光秀,作为足利将军的义父,而你是他的家臣,难道不应该也是你效忠的对象?”
即使听起来如何合理的说辞,其中霸道的感觉却让光秀心生不快,只是他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信长拦下来,“有几年不见了?五年?还是更长?阿浓在庭院里等你。”撂下一句话信长便起身离开。

++++++++++++++++
“十兵卫!”归蝶看起来变化不大,或者应该说更加的美艳了,她穿着华丽的锦衣从花园的一头走来,然后皱着眉头看着对方向她恭敬的行礼称呼她浓姬夫人。
“光秀,很久不见了。”归蝶语气不善,光秀见外的态度总是让人火大。
“归蝶,你也一样没变。”光秀抬起头,露出怀念的笑容。即使已经是城主夫人的高贵身份,归蝶依旧改不了公主姬的脾气,一不乘心就会露出刺来。
“光秀,刚才我还以为你不认我了,亏我还向夫君要了时间和你见面。”
“……你还好吗?”
“恩,比起我来,还是你啊。一定要看看你还好不好,再来和你清算一下你欠我的结婚礼物。当年被你逃掉了,现在可逃不掉了,你已经是夫君的家臣了。”归蝶笑的很得意,并以捉弄光秀为乐趣。
“你已经知道了?信长大人要我做他的家臣……”
“是啊,他还问我你是怎么样的人。”
“呃?”
“看你的样子,可是他又什么都没说?”
“……”
“那,我也不说,等一下你去问他便是。”
“归蝶……”
美丽的少妇看着对方黑色的眼眸里迟疑和迷惑,终是笑了,“你啊,又在莫名其妙担心什么?”她停了停,伸手抚上对方的脸侧,看起来依旧如分离时那样干净柔软的皮肤,已经找不回当年的触感。“我很好,就象你看到的这样,不要再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她收回了手,再次露出动人的笑意,“我敢保证,信长一定瞒了你什么,要不要问明白就看你了,好了,没时间了,让阿兰带你过去吧。”光秀顺了归蝶的视线看到了森家的三子绕着曲径的走廊走过来。
“归蝶。”
“我知道,你要说好好保重。”
“……”
“又不是我妈,我现在很好,而且,你不是也回来了么?”
光秀震住了,他不知道归蝶说的回来是这岐阜城,还是曾经的稻叶山城,还是这已经成为织田信长所有物的美浓。


++++++++++++++++++++++
再次见到织田信长时对方已经换了舒适的浴衣,外面披着绣上家纹的羽织,和先前的正装一样,光秀还是不能把眼前的人和当年从归蝶口中听到的穿着花式的短打,露出手臂和大腿的傻瓜形象联系不到一起。
 
 

“你在发呆。”信长晃了一下手中的杯子,身边的小姓很知趣的再次斟上,他笑起来的样子很不羁,“和阿浓见面了,感觉怎么样?”
“她让我知道一些我并不知道,而信长大人很有可能知道的事。”
“哦,说来听听。”
“浓姬夫人什么都没说。”
“于是你就来问我是吧。”
光秀无视掉其实是信长召他前来的事实,顺着接口,“如果您愿意告诉我。”
“听听这口气。将军的人都这样么?”
“义昭殿下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
“噢,那么选择织田信长也是那位将军的判断了?”信长换了个姿势倚着,漫不经心的口吻却透露些许言外之意。
“……是我向义昭殿下推荐了织田家,义昭殿下做出了决断。”光秀决定坦白。
“那么,就是你,选择了织田信长么?”仿佛对于某件事的猜测得到了明确的答复,信长显得很高兴。
“……光秀曾经说过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选择。”
“收起你那套,光秀。对你来说那个和尚怎么样平安到达京城才是你的目的,那些花哨的台词不用放在桌面上,选择合适的保护者非常重要,因为你那么看中的那和尚,现在不是没有名分么?”
“……”
“不要不说话,选择我的理由是什么?我想想,是桶狭间合战?”
“是的,您的奇策让我看到您的智慧和气魄。”
“……哼,傲慢的家伙。奇袭今川军本阵的晚上,骑马队在山路上遇见一个人,那是你吧。”
面对以肯定语气问出的句子,光秀顿了顿便微微点头,浓姬所谓他不知道的事,大概便是这个,本来以为冲在阵前的织田家家主,不会注意细节的地方,显然他错估了对方的能力和织田家的情报。
在自己认真审视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观察自己,这样的细心实在让人意外。
“哼哼哼,我很好奇,一般那样的时候不会有人还在走夜路,之前村庄上的人应该有提醒过你,是什么让你依旧冒雨前去的,你遇见了我的计划?”
“虽然这么说非常失礼,但是我并非为了恁或者遇见了您的策略而去的。”
“你是说这是意外?”
“对,也意外的让我发现了更好的选择。”
“啧,你这个诚实过头的家伙,你本来要去见谁?不会是今川那个没远见的家伙吧。”
“恕我直言,在桶狭间之前,在面对今川军二万五千的兵力前,没人认为您会胜利。”
“这什么话,难道等着今川拖着鼻涕把那个丑的要死的旗插在尾张的土地上吗?”
“这只是常理下的判断,而您打破了常理。拥有超越常识的智慧的您同样需要足利家而走向天下的舞台。”
“于是,你算准了我不会拒绝?”
“只是没有算出您连使臣都不放过的想法。”
“哈哈哈哈哈,好,你让我很愉快。那些在义安失败后流亡的明智家臣呢?再次招集起来成为你的部下聚集到织田家吧。”
“谢谢您的好意。……”
“怎么了?”
“还有一件事。”
“真麻烦,是什么?”即使觉得麻烦,信长也没有拒绝对方。
“您向浓姬夫人问过我的事。”
“想知道?”
“是的。”
“我不打算告诉你。”
等一下他又说,“也许哪天心情好,再说。”即使现在织田信长看起来心情无比的好。
“过来,光秀,到我这里。侍奉我吧。”


+++++++++++++++++++++++++
 

 

TBC
好败T T宁可玩一下接龙游戏也不撇图AND敲文,我是废废
那我的修罗是要怎样啊OTZZZZZ
夏控的帐单到手,看了很想死,很想抱了小P装死
对新番的吐槽在延绵,就是公司这环境真不咋滴咋滴咋滴++++++
----------------------------
本文充满了无数的BUG,看过就算了,我甚至能确定信长最早封到的居城绝对不叫长野……你好死一死了……
稻叶山城早有了,不是蝮蛇造的|||||||||我是白痴
------------------------------

这个事情,果然在我重新啃纷乱的战国史就放弃了- -之后的光信会面桥段还好写(写完了),但是之后信长上洛这个就要头痛了,一路上京的话近畿地区和对三好众的合战这些都很难处理,我不想写了- -|||||||||||||||
虽然直接跳过去也OK,毕竟把人往义昭身边一扔就过了
但是,人的属性里还有一项钻研精神的吧-V-

剧情是从很早前一段保父光秀和足利义昭见面开始,第2段是逃亡,和传说中的那啥- -,之后就是这段遇到信长,之后就磨叽不出来了……啧,不想写上洛T T要查的资料一摞一摞的|||||||||||||||||

------------------------------
捏着鼻子写完义昭那段,真痛苦,我多久没那么卡文了|||||||||||||||||||
好,总之麻烦滚蛋了,接下去是光信,恩信光之间搞不拎情那XXOO的关系
话说,复习功名的时候还是被那个蝴蝶之梦雷到了……山内一丰,快砍了一颗值钱的头吧,捂脸

------------------------------
对于某些人(就是我)来说,绝望就是每次看到奉孝就要颤抖,262话火燎奉孝出镜三次,每一次都很……刺激?咳
阵亡通知单发布:苍天已死,战神已逝
另外,站在阿瞒身后的大耳也震撼我了OTZ
文若啊文若这个时候我是多么的想你T T
为什么你搞的和明智光秀一样就窝在当权者身边左右他的意识OTZ你的正统主子是阿瞒啊不是汉献帝……T T
你主子爬墙了,你的三弟四弟更夫妻像了……你家侄子也昙花了,麻烦你出来让我看一眼啊啊啊啊啊啊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门廊入口

这就是门廊(默念)

宫主/瑞穆AT
血型/0(念蛋)
人生目标是淑女


YUUSO在萌(重音)

☆☆☆☆☆☆☆☆☆
§沉默多年已经完全见不出原本属性
§应该是个家族控
§应该是个声优控
§应该是个游戏控
§应该是个历史控
§应该是个宝冢控
§绝对是个败类-。-


家族成员列队
父亲/池田秀一
儿子/SPHIROTH/萨菲罗斯
宠物/MERO儿子/宇宙英雄泰罗
正宫/张郃
东宫/宇智波鼬
西宫/留给那位还没死的哥哥

宠爱兄长无数
衍生父亲许多
他们都是受……

☆☆☆☆☆☆☆☆☆
神样
李世民
织田信长
盐泽兼人
反正都是死人

绘神
KASUMI
ねーぽん
千鳥ぺこ

戳心戳肺的爱人
马场扯扯
鲇桑
神奈桑
(三连星纵队三倍速出击)

☆☆☆☆☆☆☆☆☆
那些扔不下的旧爱
GILBERTXREY(逆可)
YARKXATHRUN(逆可)
ATOBEXOSHITARI
DANTEXVIRGE
NIOXYAGYU
织田信长X明智光秀(逆可)
石田三成X曹丕
戴·古X克莉斯丁·V
郭嘉X荀彧
夏侯妙才X张儁乂


☆☆☆☆☆☆☆☆☆
那些挡不住的新欢
VENCENTXSEPHIROTH
琴酒X赤井秀一(逆可)
MEGATRONXCONVOY(日系指定,逆可)
XANXUSXSQUALO(逆可)
云雀恭弥X六道骸(逆可)
枢木スザク×ルルーシュ
褚士朗·泰坦尼亚X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逆可)
アムロXシャア
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
宫主神经脆弱
雷点高又低着
萌点多又少着
RP燃又烧着

最近在控真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女人这是怎样
最近在控GL这究竟是怎样啊啊啊!


严禁无断转载哦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CM

[01/13 hitomi]
[01/13 w]
[12/29 hitomi]
[03/25 hitomi]
[03/25 AT]

按手印处


围那个脖


镇宅之宝


随时大字报


Copyright ©  -- 浮水須遥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押し花とアイコン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